直接觀看文章

【那些年,政府惡搞的河溪!】

【溪流是一條上山的路,2014】

大家都以為,河溪是水流的專用道路,但是在蘭嶼,旱季河溪是人們通往山上的便捷道路,許多老人家會利用河溪,緩步上山。她們知道那裡有樹,可以休息,那裡有水,可以取用,甚至那裡可以採集到一些食物。

但是蘭嶼野溪大整治,河溪都變了樣貌,於是像訓練老人家挑戰500m障礙,攀降、越石、酷曬、乾渴,上山變成一條艱辛的路!

台灣河溪不斷整治,為治水防災,為居民要求,為景觀設計,20多年來,台灣許多河溪幾乎都經過整型開發。

有些河溪處在偏遠山區,根本沒人知道發生什麼事,甚至傷害什麼生態!造就何等奇異景觀!

因此,在前文【歐洲的河川與野溪】,看過國外普遍河溪樣貌之後,從北到南,回頭看看台灣的河溪整治,瞭解那些年,政府倒底如何惡搞了河溪!


【山裡的小黃河,2012】
新北市貢寮的野溪,進行整治工程,修邊坡,清河床,搞到整條溪流黃濁,有如山中小黃河。溪中生態豐富,毛蟹出沒,一場施工,重創生態!

【石頭河來臨,2010】

新北市雙溪丁子蘭溪,為了防洪護坡兼景觀營造,就把自然溪流開挖,甚至在河床鋪設水泥,鞏固上方石塊,形成石頭河的樣貌。原本溪床奇石林立,形成自然生物棲地,一旦假石岸,真水泥三面光出現,自然河段宣告消亡!



【巴陵壩的遺影,2002】


1977年,桃園復興的巴陵壩攔砂壩完成,計畫上游攔砂,阻止淤積石門水庫。但是淤積的砂石,堆高上游的河床,水位上升40公尺,上游部落開始受害,大水氾濫,沖刷河岸,房屋陷落,巴陵壩成了部落的腫瘤。

2007年韋帕颱風來臨,一夕沖毀壩體,大量土石衝落,一度讓人擔憂下游連鎖潰霸的危機。攔砂壩像是零存整付的設計,原本該分批流散的砂石,一直淤積,一旦潰壩,直下的砂石,更顯巨力。現今巴陵壩毀了!留下一個歷史荒謬的遺影。

但是歷史終結了嗎?不!還有榮華壩。




【功成難以身退的榮華壩,2014】


1983年建設高達82公尺的壩體,成為台灣最大的防砂壩,設計容量約1200多萬立方公尺

2004年艾利颱風,帶來大量土石,榮華壩淤滿九成,2007年巴陵壩毀壩,土石一夕集中到榮華壩,淤積量接近100%,榮華壩算是功成,但卻不知該如何身退!

1200萬立方公尺砂石,堆積壩後,難以清理,壩體承受巨大壓力,如同石門水庫上游的一顆砂石炸彈,一旦大水來時,衝擊潰霸,巨量土石直下石門水庫,後果讓人憂慮!

【造就好人的河溪,2010】

一條野溪,能夠造就許多好人,聽起來難以置信,但是卻是千真萬確!

新竹大山背的野溪,建造高聳的水泥河岸,影響生物的親水。後來發現附近有大量梭德氏赤蛙,每到繁殖季,都會到溪邊交配,但是過馬路、下河床,成為一項考驗。

從十年前開始,荒野協會新竹分會就發起幫青蛙過馬路行動,在繁殖季節,一群人摸黑在山路上,撿拾青蛙,越過馬路,走下溪床,放到河邊,讓牠們能完成生物天命。長期下來,一條野溪造就許好心人,有獨行俠、情侶檔、同學團、還有一家老小全都來,滿山好人保護生態。

但是,好心幫青蛙送作堆,卻無法幫助青蛙回故鄉,因為高聳的水泥護岸,讓完成交配要回山坡棲地的老青蛙,難以跳上岸,更不用說河裡孵化生長的小青蛙,平均2M的光滑水泥坡,簡直是天塹!

幾年來,好人們一直要求生態設計,通行廊道,以及生態邊坡,但是改變緩如牛步,於是一條野溪年年造就好人,至今不息。


【先砍妳再說愛妳的食水嵙溪,2010

台中食水嵙溪是一條擁有珍貴生態的溪流,消失多年的保育種台灣白魚,重新在這裡被發現。但是食水嵙溪也是一條命運坎坷的溪流,整治溪流的工程從不間斷。
更諷刺是,2007年的一項整治工程,在2008年卡玫基颱風來襲後,遭到嚴重破壞,卻也爆出竹筒換鋼筋的工程弊案。於是整壞的溪河,2008年再度獲得治水預算,又開始新的整治工程。
溪流挖了又壞,壞了又挖,溪床不斷碾壓,溪水始終黃濁,環保團體不斷抗議,嚴重危害白魚生存。但是政府說已經進行保護,將魚撈起養在別處,2010年修復完成,舉辦盛大白魚回老家活動,諷刺是不敢放在修復完成,滿是傷痕的河段,還挑了上游未開發處舉辦活動。
溪流破壞了!戲總是要演下去。食水嵙溪一直被拿來作為溪流成功整治的案例,四處宣揚,吹捧上天。但是科學是無情的!2015年特有生物中心進行調查,從20032013年的10年間,食水嵙溪的台灣白魚族群數量,減少了將近90%,估計目前不超過2000尾。

十年減少90%,台中食水嵙溪河溪整治的生態傳奇,繼續傳頌不已!


【生態自救的南勢溪,2018】


台中南勢溪是一條有著湧泉的溪流,更是一條歷史的溪流,附近出土的史前遺址,讓人瞭解台灣老祖宗,就在大肚山台地上,靠著南勢溪過活。到了現代南勢溪歷經整治,沿岸修築水泥護堤,唯一就是在下游處,遺留一小段約100公尺的河岸,保持著較早卵石河堤、竹林護岸的自然景觀,示範著過去生態工程的智慧。

2018年,台中市府整治南勢溪景觀,示範石頭護堤、柳枝工法的近生態工法,施工位置千選萬選,就選在最自然的這一段,環保團體提出建議,原來的自然河岸,不就是最好示範,要整治應該選水泥護岸來施作。

但是,工程持續,剷了樹竹,挖了河床,造就驚人破壞景象,引發眾怒!但是神奇是溪流的守護天使突然出現,其實也不能說突然出現,稀有種的南海溪蟹原本一直住在溪流沿岸,只是沒有被發現。但是在環境團體將要發起抗議的前夕,有一夜有一位生態人士,仿如有所感悟的重回開發現場,就在暗淡月光下,在淒苦的土地上,終於相遇!

發現南海溪蟹,成為大事!因為南海溪蟹族群已經很稀少,又是台灣新發現的最北棲地,事情變得很大條,整治破壞生態,政府飽受批評!但是工程並未停工,依舊進行,只能邊做邊修,看看如何挽救!

生態總是會自救,在特定時間現身人間,發出求救訊息。不過小蟹,這次太晚了!在怪手剷落之前,就應該現身,在對的時間遇上對的人。

【溪溝圳道的田中長城,2014】

生態不一定只在野溪,一些田園的溪溝、圳道,有時也會有讓人驚艷的生態。但是溪溝、圳道修整,很少考慮生態保護,甚至在景觀上,也是耐人尋味!

在南投埔里田區,遇上一條剛整修完成的溪溝或圳道,只是一側突兀的溝壁,翻不過,走不上,就在田區形成一道小長城,樣貌奇特。

【野溪現代藝術館,2009】


遠遠望去,乍看之下,會以為是清水模設計的現代藝術館,不同角度的立面,一層層依山而建。

但是其實這是南投埔霧公路旁,一條已經多次土石流成災的溪溝,淹沒旁邊加油站,阻擋通行公路,最後整治成為巨大河階攔砂壩樣式,石頭下不來,動物上不去。

至於,土石流有沒再淹?有的!擋的住石頭,擋不住泥水,大雨一來,依舊成災。


【擾動的野溪,2014】


南投埔里的野溪整治,挖到整條河,這幅光景!埔里一帶的野溪,剛好和台中食水嵙溪一樣,成為台灣白魚棲息的環境。

這樣的工程,很難想像還有什麼生物能存活?這是野溪整治的問題,更大的擾動,更久的擾動,造成更嚴重的生態傷害。常常看不見擾動過程,只看到事後的人工美觀,但是生態早在擾動的過程中,已然安息!

【天國的階梯1,2009】


南投奧萬大野溪整治,建造台階狀的攔砂壩,河床放置石塊,中央通水,但是失去小灣潭,緩水域,完全不利魚類生存,甚至阻斷上溯,形成一道天國的階梯。

【天國的階梯2,2011】


南投奧萬大野溪整治,為了避免水泥化的護岸,將整片水泥,改為一塊塊水泥拼接,形成階梯樣貌。

但是,如此設計,還是和多孔隙的生態河岸,有所距離。當時和當地人士聊,那句「足厚工,勿知作啥米」,道出工程價值的真諦。

【萬軍難攻山美城,2010】



嘉義山美的河川整治,高聳的護岸,上方搭設高台,乍看之下有如一座城池,前方還有鋼條護城。這樣的護岸,動物上不去,人也下不來,成為萬軍難攻的天險絕境。


【視覺系生態工法,2011】


以水泥阻絕河床、河岸的三面光工法,飽受批評。工程單位改用疊石或蛇籠的生態工法,抱持河岸的透水孔隙。

但是,萬事總能變通,於是出現許多石塊模具,無論要岩石樣狀,或是卵石規格,各種模具在灌入水泥後,總是能包君滿意!

於是,視覺系生態工法出現,岩石樣貌的水泥,達到虛擬的生態功能。


【野溪高速公路,2013】


高雄美濃的野溪整治,為了下溪床修護岸,將原本卵石遍布的河床,碾壓的相當平坦,有如建設河道的高速公路。環保人士見狀,當場發出抗議,施工單位還熱心解說沿岸用蛇籠的生態工法。

這情形,就像現在已經破壞殆盡,還在闊言未來遠景!能不能說說,那種生物,耐得住怪手、車輛來回碾壓,以及蓋上厚厚的砂。

【歐式河岸的形成,2014】

宜蘭河岸流行歐風,短草皮,適宜坐臥躺,享受悠閒時光。但是這些河岸,原本有著茂密雜草,適宜生物躲藏生存,如今人類有公園,生物失家園。

安濃溪整治工程,可以看見如何剷掉草,填上土,改變原有地貌,建設美景公園。相較歐洲的自然河岸,忽然發現台灣的歐洲河岸,純是自已想像。

【親水的無生態地獄,2010】


花蓮玉里的鐵份瀑布,下游為了吸引遊客,斥資打造親水河道,原有亂石野溪的樣貌,成為現今平坦適宜踩踏的溪床。但是水源不足以供應變寬的河道,於是造就乾枯的河床,原有生態完全消失,形成地獄般的死亡地景。

無水無魚,草木不生,遊客覺得無趣,更不珍惜,於是開始有了煙蒂、垃圾!一條溪,原本是秘境,現今成為絕境,應該是整治前,未曾想過的。

【兄弟,過的來嗎?2015】


台東成功比西里岸農地,將一條小溪流,整治成大溝渠,原本容易通行的小溪,成了難以越過的壕溝。部落兩兄弟在現場,望溝興嘆,不明瞭整條溝處處危機,掉下去就上不來。

於是,踩著木梯,試試如何穿越溝渠。新建設,總要調適新生活,適應驚險的過溝人生。

【治小溪用大石,2012】


台東東河,在當地人帶領下,小心翼翼的來到一處野溪,觀看傳說中大石堆小溪的奇蹟。不到十米寬的河道,放上大型水泥墩和巨石,讓人訝異一條小野溪能有多大洪水,需要如此大量的人工建物。

野溪整治,越在偏遠地區,總是讓人驚奇!還有噤語!


【溪床上的水泥大軍,2012】

台東東河,在當地人帶領下,小心翼翼地更接近河溪整治現場,看見河床上的水泥藝術。當然這樣放,不是環境藝術,而是工程技術,在河道彎處受衝擊處,放置水泥塊延緩衝擊力。

但是這樣的設計,隨著河道淤砂填高,水泥墩漸漸埋在河床下,露出頂頭,護坡功能漸失,最終為維護效益,就是繼續堆高。

在河流的力學上,強勁的河水,會沖蝕河岸,但是也能帶走砂石,如果為了護岸,不斷以人工設施,減緩流速,最終帶不走的淤砂,不斷墊高河床,引發新的問題。

台灣許多河溪都是如此,阻攔河水,讓河水減速,河砂到不了海岸,不斷墊高河床,大水一來外溢土地,於是更多治水工程來臨。

書本有教,數千年前大禹治水,以疏導為主,數千年後,卻是在處處攔河,當河水不能直流,當然就是橫行,大禹應該有交代過!

【河流是個美麗地圖,2014】

對於河溪,工程觀點就是行水通道,但是對於在地居民,卻是不同風景的美麗地圖。

在蘭嶼,每個部落旁都有條野溪,不僅是通行道路,也是採集廚房,許多生活事件發生的場域,一條溪,沿途有許多稱呼,具有不同意義與功用。

治溪工程來,像是大型橡皮擦,將野溪地圖,全然抹除,成為完全一致的樣貌,傳統的人文地理消失了!

讓人不解,蘭嶼野溪不是易有洪水之處,為何要大動工程,將全島多數野溪,幾乎完全整治,族人難行,生物難存,更讓自然蘭嶼,走向水泥化島嶼。



【跳格子河道,2014】

金門金沙溪是生態豐富的溪流,生活有特有種大鱗梅氏鯿,但是河道上,充滿一段段的迷你攔河堰,將河水阻成一格格,這格的魚,很難過到那格。

讓人不解,金沙溪不是土石流危險區,為何要興建這些攔河堰。請教居民,原來是為了抽水灌溉,設堰提高水位,方便抽水。

魚類要上溯,必須跳格子,甚至水獺要回家,也得翻過牆,人類的需求,妨礙了生態。如果真的非設攔河堰不可,適當的魚梯、生物通道,成為調和的設施。


【海獺,再見了!2013】


金門后豐,惡整掉整片自然海岸之後,繼續惡整溪流。原本這些溪流,都是金門海獺的出沒路徑,現今動工開挖,破壞原有環境,未來景觀化,失去隱密,海獺終究不會回來。

開發道路,惡整野溪,填埋池塘,金門海獺棲地嚴重減少,當金門還是海獺唯一生存地區,人類所作的工程,就是迫使牠們走向滅亡!


【 台灣河溪的大變動期】


日本河溪,曾經渡過開發與髒亂的時期,但是30多年來的反思,不僅全力保護溪流的原風景,甚至破壞的河溪,也慢慢修復回來,為觀光,為生態,為生活,漸漸尋得和諧之道。

在日本,守護河溪有許多專業團體與市民團體,想要變動一條河溪,不是那麼容易,甚至河溪的保護,已經由法律限制,昇華到居民守護。

在台灣,城市附近的河溪,長期污染,山林野地的河溪,不斷整治,整個河溪幾乎面臨不同壓力。更麻煩是,幾年來治水預算的不斷擴編,讓台灣野溪進入大變動期,防洪化的生態滅絕,景觀化的同一樣貌,原本多元的台灣河溪,越趨單一,不只景觀單一,生態也單一。

救河溪,根本之道在人心,但是在人心之前,必須有法律限制。目前河溪整治,政府推動,工程單位戮力進行,除了沒有約束力的生態檢核,根本沒有環境影響評估,政府愛如何整,就如何整,只要讓人們拍照打卡歡欣,管它生態死到那裡去。

河溪整治,該有評估與公聽制度,不能再無盡放任,自然河溪的死亡,要恢復都很困難,即時的守護保存,才是急迫的作法。



那些年,政府惡搞的河溪!
照片只是河溪整治史的萬分之一,
如果一張張照片,
讓人心疼!讓人憤怒!
就該有所行動,
要求建立河溪整治的評估與公聽制度,
挽救台灣河溪的美麗風貌!

分類

未分类

【那些年,政府惡搞的河溪!】 有 “ 10 則迴響 ” 發表留言

  1. 不能同意更多,我們一定要加油,不要讓野溪整治總是“為時以晚”,要讓民眾更加自覺,監督守護周遭的環境,並期望立法讓生態檢核與公聽落實有真正的影響力

  2. 山裡挖石煉水泥~河裡挖沙攪一攪~回填深山整河蓋大壩~幾兆幾兆丟進河海山~然後颱風豪雨捲進海~舊的不去新不來, 永續工程, 台灣棒棒棒~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