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卡羅之後–重思撒奇萊雅火神祭】


電視影集《斯卡羅》播出完畢,引發回溯台灣歷史的熱潮,此時重思撒奇萊雅火神祭,格外有其意義。

斯卡羅一劇,說明海外帝國侵台的故事,其實早從荷、西侵台,海權帝國早已覬覦這座接近中國的島嶼,隨後清國循鄭成功的侵台版圖,將台灣收入領土之中,但是初期統治範圍只有西部平原,尚不包含恆春半島與台灣東部。

直到美國羅發號事件,日本牡丹社事件後,清國驚覺台灣的重要,西部平原開始築城,欽差大臣沈葆禎來台推行開山撫蕃政策,修築北路(噶瑪蘭/蘇澳-花蓮/奇萊)、中路(彰化/林圮埔-花蓮/璞石閣)、南路(屏東/射寮-臺東/卑南)三條古道,開始向恆春半島與東部進軍。

當時花蓮平原上有噶瑪蘭族加禮宛人(Kaliawan)、撒奇萊雅族及南勢阿美族共同生活,小有衝突,但是共同對抗山區的太魯閣族。清兵進入花蓮平原後,採取以夷治夷策略,招募加禮宛人、撒奇萊雅族防禦太魯閣族。

但是清兵扣糧扣餉,欺壓族人,已讓加禮宛人、撒奇萊雅族心生不滿,1876年由加禮宛人發難,襲殺清兵,清國派2000多人的大軍前來,分頭攻擊加禮宛人(加禮宛事件)、撒奇萊雅族(達固湖灣事件),造成族人多數傷亡,四處逃散,甚至躲入阿美族中隱姓埋名。

撒奇萊雅族1990開始進行正名運動,到了2007年才正名成功,恢復族群身份,並且在2006年首度恢復舉辦中斷128年的Palamal火神祭。


2019年前往撒奇萊雅火神祭,參與這個深具歷史傷悲的時刻。

撒奇萊雅族舉辦的Palamal火神祭,並非撒奇萊雅族的傳統祭典,而是以固有的祭祖儀式為基礎,加入歷史複述的演示方式,紀念在達固湖灣事件中犧牲的民族英雄Komod Pazik與族人。

火神祭儀式分為序曲、迎曲、祭曲、火曲、終曲五道程序,首先點燃會場中央的火堆,然後開始敘述達固湖灣事件的歷史故事,

然後族人重演清兵侵略的場景,族人奮力抵抗,族人壯烈犧牲。

最後由禱司為族人以噴酒、抹蕉葉,為族人守護,族人持火把巡禮繞圈,舉行火葬儀式,燃燒屋中火神太花棺,祈求火神保護部落,族人獲得安息。

斯卡羅只是台灣遭受帝國侵襲的斷代史,喜歡斯卡羅一劇,更應完整串接起整個台灣的殖民歷史,瞭解有誰來到?有何作為?如何形成這座悲傷又美麗的文化多元之島。

分類:祭典標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