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觀看文章

★搶救海岸年(3)—-流金夢碎的澎湖海岸★(2010)

今年,該是決定性的一年,海岸濕地的工業破壞,濱海沙灘的觀光開發,2010年成為關鍵的時刻。
為何如此說?

第一在工業開發上,中國由廉價工廠轉為世界市場,許多財團早把目光放向中國,在台灣的投資已是興趣缺缺。但是,受到政策管制,財團進軍中國,不是說走就走,在政府期待創高經濟成長率,作為選舉籌碼下,根留台灣變成一種利益交換,企業投資工業開發,換取西進門票,政府提供的是廉價的租稅,以及國土的捐輸。許多拖了許久的大型開發投資案,在今年必須做出最後決定,不是因為投資台灣急切,而是換不到開放西進中國投資設廠,企業財團就在國際競爭上失利,於是投資造政績換西進,官商都有時間壓力。



第二在觀光發展上,近十年的風災水患,台灣山區如同廢墟,一些山區觀光景點逐漸消失,在打造觀光經濟下,政府開始將目光移往美麗的濱海沙灘,結合許多工業財團的休閒轉型,開始以區域計畫為名,展開大規模的規劃設計,許多海岸地區在今年都有大型開發案審查,一旦失去環境生態、公平正義的考量,許多自然的美景,都將遭到破壞,甚至一些屬於公共空間的景點,都將成為富豪新貴的VILLA私樂園。

西部的工業破壞,東部的觀光開發,台灣海岸線在幾十年的開發破壞後,失去真誠的反思,也缺乏全面的國家發展策略,依循舊有思維,將僅剩的西部海岸持續破壞,原始的東部濱海進行開發,許多開發案會在今年提出與決定,海岸保護的國家重要濕地也在今年決定,讓2010年成為一個關鍵的時刻,台灣海岸面臨保留與消亡的關鍵,許多地區的環境抗爭不是個案,而是國土開發的全面出清,讓台灣最後的淨土,面臨一個最終決戰的到來。

—–流金夢碎的澎湖海岸

如果要說台灣BOT開發密度最高的地方,不是台北,不是花東,而是澎湖。

在這個面積總合不算大的島群上,幾乎無處不規劃開發。

特異的是,澎湖的開發案,總是做一半,環境也破壞,幻夢也破碎,澎湖就在一個又一個的異夢中,無盡漂浪!

在澎湖沙港,一棟建築成為異夢的開端。

這棟建築在台灣動物保育史上,有著無比重要的地位,因為台灣版的血色海灣。

以前台灣也是會獵殺海豚,澎湖沙港就是當下被罵到翻日本太地村的早年翻版,當地居民在傳統漁獵習俗上,就是每年二、三月會將海豚趕入港灣,進行血色獵殺。1990年國際保育團體Earth Trust,將沙港獵殺海豚記錄畫面,在美國電視播映,野蠻台灣一下轟動全球,在國際巨大壓力下,1989年才公佈實施的野生動物保育法,增列鯨豚為保育物種。

沙港人有點冤,傳統漁獵習俗,一下變成國際生態殺手,在保育法的嚴懲下,不敢再獵殺海豚,開始想把海豚當成表演動物,於是填海造陸建造沙港海豚館,問題是在保育法中,根本不可能捕捉野生動物來表演,結果沙港海豚館成了歷史悠久的蚊子館,海豚從來沒來過,最後變成社區老人活動中心。

沙港海豚館,展現一種澎湖異夢的原型,那種「事前吹噓、事後無力」的建設開發心態。

這種「事前吹噓、事後無力」的建設開發,不僅發生在沙港海豚港,望安嶼、將軍島之間的跨海大橋,也是晚近著名的例子,縣政府抱持一條橋玩兩地的觀光心態,硬在兩島激流海溝間,蓋上一座跨海大橋,結果橋跨不過海,包商跑了,後續流標,就留下一座被海水腐蝕的蚊子斷橋。

這種做一半工程,不僅是浪費公帑,更糟是澎湖海岸也在一次次錯誤工程中,變成陪葬。

吉貝沙尾海灘的BOT,也是一項「事前吹噓、事後無力」的實例。

早期,沙尾海灘被當地業者築牆佔據營利,吉貝居民展開抗爭,要求沙尾海灘歸還社區,不該獨佔營利,在澎湖縣府與澎湖風景管理處強力介入下,拆了業者佔據設施,沙灘要了回來,卻規劃沙尾BOT案,並且填掉淺坪潮間帶,建造新碼頭,讓遊客不必經過社區,就能進入沙尾沙灘。

吉貝居民全傻了!趕走小樂園,來了大財團,沙尾還是別人的。居民再度開始抗爭,孤島上男女老少上街遊行,海域中漁船小舟繞海抗議,政府不理,依舊推動BOT案,結果說好要來的財團開溜,事後招商少人聞問,留下一座砸下巨資的碼頭,以及不可能恢復的生態,沙尾海灘還在驚懼最後破壞的到來。

澎湖開發,成為一種「事前吹噓、事後無力」的態樣,最經典的例子,無非漁翁島的BOT開發案,2006年澎管處敲鑼打鼓宣稱這是澎湖第一件BOT案,陸嶼面積5.5公頃,海域經營3.3公頃,50年營運許可權,預計投入12億元開發資金,計劃建造150間客房的五星級國際觀光旅館,以及遊艇碼頭,仿如澎湖從此飛黃騰達。

結果,梳理土地圍起圍籬,進行基礎建設,到了2009年8月,說好要投資的財團又跑了,留下一塊又是被整理開發過的土地,不知未來命運。

這種「事前吹噓、事後無力」的開發建設,在澎湖真的是族繁不及備載,從沙港海豚館、青灣的白沙海園、外垵的海洋牧場、望安跨海大橋、吉貝沙尾BOT、漁翁島BOT等等案例,這些都是先吹了一個大夢,開始圍地開發,原始的海岸線遭到破壞,然後沒有下文。

這種荒繆的情事,一直在澎湖發生,納悶為何澎湖都是這種做一半的建設?終於有人點破迷津。

原來「開發無關願景,只是連結利益。」

在政治經濟學說上,開發連結的是營造利益,政府發包,廠商得標,地方金融就此流通,於是坐轎的政黨官員與抬轎的地方樁腳,都是慶幸建設開發得宜。另一方面,在投資經濟學上,一件開發案的出現,利益不一定是開發完成才顯現,有時開發完成進入經營才會賠錢,於是在開發之初,運用開發案帶來的利多消息,在民間募資或股市集資,才是一樁無本又快數獲利的吸金遊戲,至於開發建設早不是重點。

這種官方、地方的利益流通,以及財團的利多效應,常常是台灣許多無用蚊子館、煙霧開發案的問題根源,澎湖也在邏輯之內。

可悲是,官、民、商大玩開發遊戲,在「事前吹噓、事後無力」的建設下,受害的永遠是無辜的土地,就像上髮廊要剪漂亮髮型,剪到一半,設計師走人,髮廊關門,留下一顆無辜的頭顱。

澎湖很無辜!總是在口沫願景裡沈淪,昨日種種荒唐夢不醒,來日樣樣荒謬仍沈睡。

澎湖依舊有夢,愛造夢的政府,總是不放過各種開發夢。未來,澎湖的開發夢,就像意識流的蔓延擴散,讓人頭昏腦漲。

青灣仙人掌公園BOT案、菊島文化城BOT案、後寮能源區BOT案、風櫃國際渡假村、林投國際渡假村、白沙國際渡假村、鳥嶼渡假村、西嶼竹灣渡假村、歧頭海洋世界、大倉離島渡假區、隘門黃金海岸休閒區、大?葉遊艇海釣區、內海纜車開發案………….,海岸大建設無處不開發澎湖變樂園人人都賺錢世世永悲傷。

夢不醒!澎湖夢裡迷途,在一個又一個迴圈中,夢在改朝換代裡浮沈。

對於澎湖,願景之夢應該是保存自然,改善交通,讓民間、社區循著文化脈絡,讓夢境生根,連結到每一位澎湖人的未來,怎麼會市政府吟唱催眠曲,不斷投入資金,捐輸海岸土地,讓獨厚財團在夢裡歡舞,等到夢醒,官員走人財團撤資,留下一地殘破,又是被催眠的澎湖人,含悲面對。

流金夢碎的澎湖海岸,開發夢像煙火,看似燦爛,醒來無蹤。

該醒了!澎湖人,有時間去看看那些化作夢痕的蚊子館、開發案,浪費了金錢,破壞了土地,肥厚了頭人財團,澎湖人還等下一場碎夢?

改善交通、守護社區,規劃社區旁的民宿專區,保留自然的公共海岸,澎湖不必以開發造夢,它本身就是一個自然美麗的夢。

海離家太近,對於澎湖,每一片海岸土地,都有一個地方故事,從社區生根,讓遊客悠活,那才是美夢的起點。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