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觀看文章

【那年。九二一】

九二一20年了!

當年還是進入媒體不到五年,就被派往災難現場。

記得那是返鄉休假日,在台南老家深夜一陣巨搖後,唯一訊息是台北東興大樓倒了!

然後,凌晨三點接到公司電話,要我早上前往南投,查看現場報導災情。

我和老婆收拾行李,凌晨北上,由於狀況不明,只能一路開著車,一邊聽收音機,瞭解災情。

但是一路聽,一路心慌!傷亡人數從數百人,一路飆升,到彰化已經升到800多人,並且中部山區災情不斷傳出。

進入南投已經看見許多道路隆起,許多房屋倒下,許多人聚集在街上,救護車此起彼落,加上餘震不斷,像個災後亂世!

當時到達南投體育館集合點,我下車,老婆要自己開車找路回台北,有點擔心就此永隔。甚至心裡都浮現,如果已到末日,我是該留下來跑新聞,還是和家人相守渡過最後時光?

我留了下來!歷經改變人生的20多天。

到達南投,許多道路已經壟起中斷!當時沒有導航,只能靠地圖,找路前往體育場!


南投市部分建築倒塌,但是921當天餘震不斷,很多居民都不敢回家中,就全部待在街上。
地一晃!就可以聽到周遭民眾的尖叫聲。
大家都嚇怕了!

晚間,國軍車隊要挺進埔里,因為道路中斷,必須找路。
一路上聽著無線電傳來指令,要求部隊長官必須早上挺進埔里,視同作戰任務。

夜間就見一列軍車,載著物資、救護人員,一路找路挺進。

清晨,不負使命,軍隊到達,回報道路狀況,並且緊急搶通,後續救援車隊陸續到達。

埔里災情嚴重,很多房屋都是「坐倒」,二、三樓直接壓跨一樓,受害都在一樓。

居民說,當時搖晃,就是先感覺左右搖,然後在上下震,就造成搖倒一樓,直接壓下的情形。這類透天厝的居住型態,很多老人家行動不便,都睡一樓,因此造成很多老人受害。

救難隊抵達,開始逐屋搜索,當時並無先進生命探測儀等器材,只能有敲擊、呼喊看回應,甚至隊員進入查探,餘震以來,外面就大叫「緊出來!」

斷裂的九份二山!
居民說,原來的山頭,比崩落的山頭(照片的山頭)還高,但是一爆炸,(當地居民堅稱在地震前聽到巨響),整個山頭斷裂崩落,成為眼前巨大的裂解土石。

九份二山一帶,有許多鹿農,飼養大量鹿隻。

地震一來,房舍、居民、鹿隻全都受害。附近親友居民趕來搶救,看見眼前景象,完全找不到路,就在巨石堆中,呼喊親友的名字。

記得一位子女來找爸媽,喊了兩天,嗓子都啞了!淚都哭乾了!還是找不到。

最後,許多罹難者屍骨無法找回,只能立碑紀念!

進入中寮,一個死傷比例最高的鄉鎮!

後方山上因為地震,造成走山的階梯路。

中寮震垮的民居!

震到禿頭的草屯九九峰!
當時一餘震,就可以看見山頭飄起沙塵,像是山在冒煙。

國姓鄉街道!

當時救難隊挨家搜尋,最麻煩的事,就是電力未完全中斷,有些斷線有電,增加救援的危險。

日月潭環湖道路,許多崩塌倒木!

當時最驚駭是日月潭下方的頭社居民,一直擔心餘震會震裂山壁,讓潭水從天而降!

很多人都先搬了出去,等安全再回來。
日月潭廟門倒下的廟宇!
(忘記那一寺廟?)

集集倒下的武昌宮。

集集倒下造成大停電的電塔,展開緊集搶修工程!

到達現場時,已經多日之後。記得現場封鎖,由鑑識人員進入調查,查證坊間盛傳「是否遭到恐怖攻擊!」

結果是地震!


電桿上的「電力樹獺」

災後搶救,大家都很辛苦!

特別是台電員工搶修電力,幾乎是在一邊被罵,一邊工作狀態下,恢復電力!

當時跟著工班,幾乎是24小時輪班掛在電桿上,讓一個鄉鎮、一個村落,完成通電,展開日常生活。

當時說他們像是「電力樹獺」,他們都笑了!
通往鳳凰谷鳥園的路!

記得上千遊客、居民受困,國軍緊急開路搶通。

鹿谷清水溝的半倒房屋。

旁邊房子倒了!清理乾淨,留下的房子搖搖欲墜,只好用木條撐著。
逃難潮!

九二一大地震的逃難潮,不是發生在地震當下。

而是震後一週,沒水沒電沒開市,很多南投鄉鎮居民,終於受不了,開始往外逃難。

各式交通工具出動,在損毀道路往外求生。

救援的醫生!

地震死傷慘重!最後統計1400多人罹難。

當時很多醫生,自組團隊或是單身前往,進入災區救人。

記得先前一週,大多是當起法醫,協助行政檢驗,查驗身份,開出死亡證明。

太大量的死傷災害!



災後,救生命的醫生很重要,救心靈的神明也很重要!

鄉下很信「收驚」的儀式,特別是在驚慌失措的巨災之後。

但是一些宮廟,在災後倒塌受損,居民無處求助神明幫助。

於是很多師父、師姐出動,用各自宗教本事,幫助民眾收驚祈福。

九二一重創家庭,中寮災區幾乎家家都有親友亡故,整個村落陷於哀傷氣氛。

許多家戶在果園搭帳棚居住,讓居民最苦惱是殯儀館冰櫃不夠,甚至停電無法冰存,家人遺體放置家中,天氣炎熱難以保存,要辦後事都很艱辛。

一直覺得,巨災發生,對於往生者的慎重後事,就是對於罹難家庭的第一道重要協助。

未來不可期,但是讓往生者好好走,有助撫慰罹難家庭心靈。

災後幾週,各國救難隊進入!
更多國際志工也來到,災區像是小型聯合國。


921進入,十天後回台北,重新整理行李,再前往10多天,繼續災區記錄。

回台北時,才得知老婆離開南投像逃難,路不熟,道路又處處中斷,最後是一位開賓士的「大哥」,阿撒力的一路將她帶車到高速公路,方才脫困。

20年後,在此謝過這位「大哥」!

921後,開啟人生視野,對人生也有不同想法。
回來沒多久,遞出辭呈,告別社會線工作,轉往專題報導發展,總想著有些事該書寫,多幫人說些故事。

921二十年,很長的光陰,飛逝的人生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