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觀看文章

★沙坑悲歌–抗爭的漫漫長路★(2009)

看見沙坑掩埋場終於宣告停建。

但是,高興不起來,心裡總是酸澀,幾十年來台灣的環境抗爭,總是官方的一個魯莽政策,當地居民卻要花盡多少光陰抗爭。

到頭來,官方一攤手,不作了!一切仿若回到原點,但回不去的是居民逝去的年華,以及那說不出口的酸楚。



沙坑掩埋場,全名叫做,2002年規劃興建、到2003年通過環評審查、簽約,根本沒人曉得沙坑村將會蓋作掩埋場。

直到2004年,興建場址需要一條連外道路,道路經過私人土地,在工程人員查看測量的時候,沙坑居民才驚覺,一個開發案在沙坑出現。

憤怒的居民質問縣府,為何有開發案沒告知,因為根據環評法「主管機關應於收到前項環境影響說明書後五十日內,作成審查結論公告之」。但是居民得到的回答,縣府是有依法公告,公告刊載在一份名不見經傳的小報上,並且在縣府佈告欄貼上一段時日。

居民憤怒,那份報紙從沒聽過,有誰會看見?,還有誰吃撐了,沒事會到縣府公佈欄看告示,難道就不能依循鄉、村、里的行政層級告知。結果村、里長說有通知,居民說不知道,變成一個公告羅生門。

但是,爭執知不知道,已經無意義,因為太懂法律的開發業者,已經在走程序,就是設法走完環評法要求的程序,依法公告、召開說明會,然後等待興建執照。

2004年,居民在數度書面陳情後,得到千篇一律的答案,最後決定組成自救會,準備抗爭。當時反安坑掩埋場抗爭激烈,守護安坑的朋友前來沙坑幫忙,將經驗傳承。告知開發單位已經通過縣府審查結論,只要計畫書通過營建署查核,召開法定要求的說明會,就可以獲得開發需可。

面對程序已經快要走完,居民知道書面陳情,已無法挽回預見的結局,他們組成自救會,開始向外界求援,阻擋這個有污染疑慮的開發案。

不能讓開發單位走完程序,成為居民的信念,在一場居民展開的自救大會上,居民將會場佈置成靈堂,哀悼土地死亡。但是,不知誰請來的業者代表列席,居民激烈反對業者代表進場,最後在協調下,居民拒絕在任何出席文件上簽字,並且要求承諾這是不會變成說明會,才願意讓開發單位代表進場。

那場景很荒謬,居民提問所有環境污染的問題,業者代表和縣府官員,依舊照本宣科唸完開發計畫,居民氣憤,要求散會終止。

果不出其然,數天後縣府、業者宣稱已召開說明會,充分和居民溝通,居民大怒,要求行政解釋,這不是一場說明會。


程序依舊再走,對於開發意願已定的官府,只在乎是否走完程序,營建署審查過關後,核發動工執照。


沙坑居民知道,如果陷在程序的泥沼,只會讓善玩程序的官方和開發業者稱心如意,於是他們決定發動抗爭。

對於太多的鄉民,一輩子沒有走上街頭,更無法想像在眾人目光下,如何高聲吶喊,但是為了家園,大家都站出來,縱使不好意思,還是得走上街頭。

在純樸的鄉間,對於純樸的鄉民,上街頭很難,不只是自己不好意思,更重要是必須面對那些突然而至的勸說,無論是遠方親友、意見不同的鄰居,還有聞抗爭必關切的警調機構,甚至毫不相識的陌生人士。

小村子不平靜,外界不知那股翻騰在小村子裡的悲憤,當村民來到台北街頭,學人舉牌抗爭,但是不熟練媒體公關,根本不知如何吸引媒體關心。在大家的嘶喊聲中,看不見太多媒體前來,老人家喊累了坐在路旁,一見晚到的媒體拍攝,立即挪動酸澀的老骨頭,聲嘶力竭的再喊一遍。

小小的新聞,成為一種鼓勵,大家才知道有些事怕見光,於是再度上陣,這次把神明都請出來,前往縣府強力抗爭。

再上版面,小小新聞不一定撼動縣府,但是很可能引起審查委員的關注,更加瞭解開發案的問題,或是檢調機構的注意,審視事件有無弊端。

當開發案開始膠著,突發的事件,讓狀況改觀。

2004年9月,一位當地黃姓退休里長,突然被殘忍殺害,各種傳言在鄉間散開,村子彌漫不安氣氛,警檢的全力偵辦,讓所有幽暗的氣息,隱身不語。破了案,判決書中指出,四位殘酷兇犯,以為里長在掩埋場開發案中,收了千萬元好處,在綁架取財未果,痛下毒手殺害。

一件命案,翻起風暴,縱使命案偵破,村里間的氣氛已不尋常,但是接續的事件,更讓眾人嘩然。

2004年10月,縣府環保局長巫健次,在檢方長期監聽偵查下,發現涉及工程圍標、貪污一連串犯罪行為,開始約談、偵訊,弊案終於爆發。

弊案爆發,沙坑居民人人唾棄,雖然與沙坑開發案無直接關連,但是一位主導地方環境事務的官員不廉潔,如何再能取信於民。

2005年,將要舉辦縣市長選舉,里長之死與局長涉貪,成為眾人議論之事,嚴重影響選情,沙坑居民還在命案的陰影中擔心害怕,沒想到意外收到一個好消息。

2005年10月,鄭永金在選前提出停建掩埋場的競選承諾。

沙坑居民滿心歡喜,反掩埋場的行動終於成功,家園不必受到危害。幾位從事反沙坑掩埋場抗爭的朋友,在行動中得到外界的幫助,也開始幫助別人,只要別的地區有環境抗爭,他們都會主動到場聲援。

但是,好時光沒過多久,以為停建的掩埋場,在2007年又重新啟動,並且進入環境影響差異分析,居民再度進行抗爭。

對居民而言,他們訝異縣長食言,選前說一套,選後作一套,讓停擺的案子再度開始。更扯的是,這位被起訴的環保局長,到一、二審都有罪的官員,竟然可以先辦退休,再繼續聘任環保局長,到目前依舊主管地方環保事務,如此帶著貪污罪刑當官,在台灣政治史上,無異驚人奇觀。

重新開始的抗爭,其實許多居民都累了!他們有工作、有煩惱,實在沒有辦法和專職開發的政商結構,如此長期的抗爭下去,有些人開始認命,無力再對抗。

但是,有些人不願放棄,他們認為既然一次擋的下來,為什麼不拼第二次、第三次。他們再度上街,上次爸媽抱著來的幼童,已經會滿場跑,上次骨頭酸痛的老人家,過世了幾位,能上街的依舊嘶喊,不信正義喚不回。

看著!有點心酸,為何政府的不當政策,人民必須耗盡歲月去擋,過不了的政策,官員一樣過活升遷,人民卻是滿心疲憊。

鄭永金再度宣告停建,消息傳來,不會有太大興奮,那塊土地已經破碎,那裡居民已經心碎,甚至他們撐著最後氣力,還要擔心開發案捲土重來。

台灣很多地區,都走上環境抗爭的路途,對於協助者的我們,只是冷氣房裡,幾篇義助的文章,但是對於抗爭者的他們,卻是歲歲月月的驚懼煎熬。

該為他們註記,讓人理解這個六年歲月,如何換到辛酸的歡欣淚!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