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觀看文章

推里山破壞農地的荒謬!

生態工法基金會在清水濕地,開挖農地,以水泥施作,建造違法建築,經人檢舉,新北市農業局表示,「地主已經違反農地使用規則,要求限期改善,否則將依法開罰最高30萬元。」

得知訊息,來到現場,看見農地被生態組織挖成這等模樣,農田開發破壞,讓人震驚!

興建的建築,以水泥作地基,並非臨時的簡易建築,更非生態工法,而是開挖農地,打樁興建水泥建物。

諷刺是,農業局表示地主申請蓋資材室,但是位置不對,面積超限,基金會甚至已對外宣稱,將建立一個環境教育中心。一說資材室,一說環教中心,目的說詞大不同,這種以資材室名義蓋成環教中心,手法不就和眾多違規農舍一樣,巧立名目違法使用。

對於一個以推動里山為名的基金會,縱使在保護農地違法開發上,鮮少見到上街抗爭,但是也不該自己在未變更地目,合法申請前,就率先違法動工,破壞農地,做了不良示範!

然而,愛護濕地民眾之怒,在於基金會以小白鶴推里山之利,現今卻是自己率先破壞農田濕地。空中望去,清水農田濕地中,幾乎沒有大型水泥建物,基金會建物成為破窗效應的第一塊磚,破窗開發,一旦一家能蓋,大家就會跟著蓋。

更重要是,濕地環境重要是保持自然,尤其清水濕地已被道路切割一次,如今在另一邊核心區再建人工建築,甚至刻意修築具有賣點的人工地景,未來人潮一堆,如何讓鳥類安棲,完全違背里山理念!

建造心型土堤不稀奇,在埔里農地上,就有深具生態意識的農民,打造心型池塘,不是為了造地景搞人潮拼觀光,而是建立隔離水域,讓瀕危的台灣白魚,能有避難安棲的空間。

針對地違法開發,違規使用,必須監督新北市農業局的事後處置,該罰不罰,該拆不拆,發現違規違法後,再行補件補申請,事後變更地目同意開發,變相就地合法,都是開啟農地破壞的後門,讓人憤怒。

同樣,一個標榜生態、里山的環境團體,任何高舉的理念,都不該成為破壞農地的特權,以破壞農地,率先違法,人工打造特殊地景的里山觀光,如何取信社會,表裡一致。

清水溼地遭破壞 農業局限期改善

推里山破壞農地的荒謬! 有 “ 6 則迴響 ” 發表留言

  1. 縱使過去是好友,看到這些畫面,也真的令人大失所望!不知為何?怎麼會搞成這樣貌,這情境?這絕不是里山該有的作法!

  2. 原來生態工法,是在良田裡搭水泥建築啊!原來在田裡種民宿是生態工法,長知識了,筆記中。

  3. 【請大家救救台北金山清水濕地黑面琵鷺、環頸雉及許多重要候鳥的生態!】【台灣野鳥生態及環境教育最黑暗的時期】小白鶴走了,2017年4月時任台灣生態工法基金會副執行長邱銘源留下給金山的卻是破壞黑面琵鷺、環頸雉及許多候鳥生態的「心型庭園景觀人工造景」,金山清水一直面臨「野鳥棲地生態破碎化危機」,而且在2013年的個人幫基金會做野鳥生態調查時早已告知邱銘源金山清水有環頸雉及黑面琵鷺(比小白鶴更瀕危滅絕)的生態,2017年4月營造不符合金山當地野鳥生態的「心型庭園景觀人工造景」是嚴重破壞台北金山清水當地最重要的【黑面琵鷺及環頸雉及許多重要候鳥的核心生態區】,更破壞金山清水的「農地農用、友善耕作」!更嚴重破壞「注重生態保護」的台灣生態環境教育!.個人是台灣二十多年觀察野鳥生態300種野鳥觀察經驗的台灣野鳥觀生態觀察家,長期觀察北海岸及淡水河野鳥生態,在2013年經常以「單日金山50~70種野鳥生態觀察能力」專門幫台灣生態工法基金會作金山清水地區的野鳥生態調查,台北金山清水路60巷內台灣生態工法基金會營造的「心型人工造景」是台北金山清水候鳥生態、賞鳥人及拍鳥人眾所皆知是金山清水候鳥生態的【最核心、生態多樣性最高】的地區,這個金山清水候鳥生態【核心地區】是全區都很重要,不可將它破壞化,在2013年更早就告知時任生態工法基金會副執行長邱銘源金山清水有台灣大家都知道要保護「黑面琵鷺、環頸雉」及許多重要候鳥生態必須留意並保護。.然而邱銘源口號說關心生態、要做友善耕作,但卻在2017年4月在金山清水候鳥核心地區營造的「心型景觀人工造景」破壞農地農用、友善耕作,更破壞包含多年來有第一級保育類環頸雉、黑面琵鷺(在2016、2017年以群體出現)、彩鷸及許多候鳥如:小辮鴴、燕鴴、黑翅鳶、黑鳶、反嘴鴴、秧雞(指名鳥種)、澤鳬、鈴鴨、小鷿鷉、高蹺鴴、黑喉鴝、紅尾伯勞、棕背伯勞、、及170多種金山野鳥中的60~70種野鳥最具有生態多樣性的寶貴生態,在2014年以後這幾年已經觀察到一級保育類台灣本土種「環頸雉」擴散到整個核心地區的草澤內長期活動,而現在邱銘源這樣打著【闗心生態、友善耕作】的名號,而以實際行動【破壞金山野鳥生態、友善耕作及農地農用】,更是破壞當地野鳥生態來破壞金山清水「友善耕作」是「生態」與「經濟」並重合作的精神,.就在金山清水一直面臨「野鳥棲地生態破碎化危機」,口號關心生態的邱銘源還如此留下破壞野鳥生態的「心型景觀人工造景」,而一直不將「心型景觀人工造景」推平來回復「野鳥生態、友善耕作、農地農用」。.過去金山丹頂鶴的生態被破壞,一堆鳥會及荒野團體都在長期抗議發聲,目前除了中華鳥會外更沒有當地的鳥會、荒野團體、生態團體來為候鳥生態被壞發聲,看起來台灣現況來只要打著生態、友善耕作的口號,實際對野鳥生態的破壞是不是就會被當地鳥會及荒野團體所允許而不再抗議?.【這正是台灣野鳥生態及生態環境教育最黑暗的時期!】..「生態保護」的基礎,是先建立在注重「自然觀察」發現並瞭解當地「當地生態系及自然習性」已出現了那些生態來保護生態,而不是口號關心生態,破壞已經發現的現有生態,還再說是在做生態保護。..以下網址,是於2013年生態工法基金會金山倡議第1年野鳥生態調查時,就早已告知時任生態工法基金會副執行長邱銘源在金山清水濕地核心地區(現今2017年4月心型景觀人工造景地區)有環頸雉及國際保育類黑面琵鷺的生態應予留意及保護,但於2017年4月生態工法基金會挖除了金山清水濕地核心區台灣本土種環頸雉及國際保育類黑面琵鷺的生態,種下落羽松營造不符合金山當地的「心型景觀人工造景」。https://www.facebook.com/watchwb.lee/posts/1343223522380148

  4. 很悲哀,在台灣推廣要「水鳥及候鳥的生態保護、生態觀念教育及注重自然觀察」為什麼有那麼多阻礙及破壞,自2007年十年來,從自然攝影中心關心生態的朋友都知道,個人介由第一屆亞洲濕地大會以【棲地.淒地何處是鳥家】開始一直希望台灣能多多保護台灣許多快要消失水鳥候鳥生態及棲地,正因為二十年來證見了台灣許多候鳥水鳥的生態大衰退及生態消失,然而,十年後的台灣,明知我們十年來【非常關心】要保護台灣水鳥候鳥生態及棲地,還破壞候鳥遷徒北方數千公里在台灣北海岸最後一站【金山水清濕地】許多水鳥候鳥核心生態區,來留下不符合當地野鳥生態的「心型人工造景」,包含破壞已告知金山清水濕地已有黑面琵鷺、環頸雉候鳥生態(見我之前所貼的留言截圖),如此以破壞生態來阻礙我們「保護水鳥候鳥生態棲地」的環境教育推廣,為什麼我們要推廣保護「保護水鳥候鳥生態及棲地」及對野鳥生態友善耕作有這麼多阻礙及破壞,更何況一、二十年來金山清水早已存在有許多重要野鳥如黑面琵鷺、環頸雉、反嘴鴴、小辮鴴、燕鴴、黑翅鳶、黑鳶、秧雞(指名鳥種)、澤鳬、鈴鴨、小鷿鷉、高蹺鴴、黑喉鴝、紅尾伯勞、棕背伯勞、、及170多種金山野鳥生態調查中的60~70種野鳥最具有生態多樣性的寶貴生態,世界上怎麼可以有這樣生態保護做法「先破壞原有的生態,再來做生態保護」「先破壞一、二十年來早現有的良好野鳥生態,再讓我們等一、二十年後未來的不明生態?」以台北頁寮「狸和禾小穀倉」成功實踐了「里山精神友善耕作」為例,不但不提倡大量觀光,以避免破壞生活環境及生態,也沒看見或聽說先破壞了台北頁寮當地現有的生態再來作友善耕作。.現在「心型人工造景」破壞了金山清水濕地如保育類黑面琵鷺、環頸雉及其他野鳥的生態,更是破壞當地野鳥生態來破壞金山清水「友善耕作」是「生態」與「經濟」並重合作的精神,說關心生態而一直保留已破壞野鳥生態的「心型人工造景」而不推平回復生態,對嗎?.難道現在我們台灣不要再保育常來台灣的國際保育類黑面琵鷺及其他重要野鳥的生態了嗎?難道現在也是要一直提倡保護黑面琵鷺、環頸雉的台南鳥會及高雄鳥會,不要再提倡保護是嗎?為什麼在南部就可以提倡黑面琵鷺、環頸雉的保護,但候鳥北反千里路最後一站的台北金山清水就不要保護了嗎?.「生態保護」的基礎,是先建立在注重「自然觀察」發現並瞭解當地「當地生態系及自然習性」已出現了那些生態來保護生態,而不是口號關心生態,破壞已經發現的現有生態,還再說是在做生態保護。。。【棲地.淒地何處是鳥家】http://nc.biodiv.tw/bbs/showthread.php?p=234808http://blog.xuite.net/watchwb/watchwb/20751078【棲地.淒地何處是鳥家】(3)http://blog.xuite.net/watchwb/watchwb/20751076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