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觀看文章

★1212土地徵收法修法全日抗爭—鐵血徵收交表決、農民泣訴無人憐★(2011)

1212,很混亂的一天,很坦白的一天,也是很動人的一天。

在今天,看見峰火台北街頭,看見修法官員瞞頇,更看見為了家園冷風守候的農民。

一早,農陣在立院門外舉辦記者會,控訴政府黑箱修法,監督兩黨協商,農陣蔡培慧老師說明民間版六項堅持,表達土地徵收法修法,必須從源頭管制,以及妥善作好所有補償方案,也是一個妥善而完整的修法。


現場,來的人不多,捍衛農鄉的劉慶昌會長,成為農村代表,不能不來,為了土地徵收,他已經真的算不出幾次到台北,更可愛的是灣寶洪箱,一早就到台北助陣,她說灣寶受人幫忙,一生都要感恩,於是灣寶過關撤案,她開始幫住別的農村。

另外,第一次走生街頭的台北港徵收區,一位百歲人瑞的照片,引起大家的注意,因為徵收案在即,百年國家折騰百歲人瑞,將讓老人家老無所終,百歲老阿祖的家人表示,一徵收,一分產,根本沒錢買新房,到時候會是七十歲子女帶著百歲人瑞流離街頭。聽了讓人心酸,這國家真的壞掉了!這種人間悲慘,竟然讓它發生。

在最後,幾位農民打破地上一只黑箱,露出裡面的選票與鈔票,暗諷政黨間的算計,準備結束早上的記者會。原本小小記者會,是為了晚上的晚會暖場,說明訴求就等待晚間的聚集,但是在立院內傳來消息,在內政部長江宜樺到場參與二黨黨團修法協商下,國民黨立委態度強勢,民進黨僅剩田秋堇立委孤軍奮戰,許多條文將被定案,情勢相當危急。

原本準備收攤走人的農青、農民,一聽之下相當氣憤,開始在立院之外不斷喊話,現場剩下十多位人員,開始輪流上場發言,其他人跟著高呼口號,極少人用著最大的音量,點名參與協商的國民黨立委江義雄、趙麗雲等人,要為農民著想,農青鄭安齊高呼江宜樺部長要有學者堅持,不能課堂講一套,作官又一套。

十多人,喊到聲嘶力竭,擔心聲音不夠,農青拿著擴音器放上柵欄,舉累了不肯放,就整個人掛在欄杆上。

洪箱心疼農青喊到無力,一個人就像孟江女哭倒長城,拎著麥克風站在立院大門,對著場內立委高聲嘶喊,她一直說、一直說,最後氣到無語,高問立委吃什麼長大?現場一句「牛排!」,讓疲憊的現場爆出笑聲。

門外的高喊,發揮作用,不僅喊到協商委員更換會議室,也喊到江宜樺中午邀請農陣作最後一次談判協商。

立委田秋堇協商到中午休息時,出面說明,表示修改幅度不大,國民黨只是在表決前,製造協商假像。農陣聽見,希望晚上必須更多人到場,以人民力量讓政府轉彎。

面對江宜樺部長邀請的的最後協商,農陣內部進行討論,有人覺得政府不願修改重要爭議,根本不必參與,有人覺得先爭取修改幅度,其它在街頭討回公道。

下午一點,在捍衛農鄉聯盟劉慶昌,農陣蔡培慧、詹順貴、陳平軒參與下,定調為讓立委田秋堇主談,農陣堅持六項要求,爭取最後修改機會。

在立院的會議室,一張圓桌圍坐數人,江宜樺部長挑出可能修改部分,田秋堇立委要求修正方向,農陣在一旁視情況爭取修法方向。在針對補償部分,修出在照顧中低收入戶之外,也必須照顧因徵收導致無屋者,進行生活安置與生活補助,並且在徵收審議委員會,願意納入二分之一以上民間學者,對於許多補償條文,江宜樺態度柔軟,一一同意修改。

但是,對於重大爭議,農陣提出六項堅持放入修法,江宜樺表示無法全部接受,可將一些宣示精神,放入待修的實施細則中,在討論徵收特定農業區,農陣提出排出重大建設徵收特定農業區,江宜樺表達已經不是他層級所能決定,不願排除徵收,農陣轉而要求徵收必須舉辦有法律責任的聽證會,江宜樺竟以人力不足為由拒絕,農政詹順貴聽到火大,對江宜樺直言,不能因為人力不足,就限縮人民的權力。

全場協商,國民黨江義雄進來丟下「不能都聽別人意見」就走人,民進黨只有田秋堇立委拿著6月提出的民進黨版本,不斷爭取最大協商幅度,農陣適時提出六大堅持,試探政府底線,以及瞭解問題所在。最後達成一些條文的小修,與會的農陣代表已經看出,修法的底線在府院態度,內政部所能修改的部分有限。

結束協商會談,已經下午四點,農陣蔡培慧立即趕往凱達格蘭大道現場,等待晚會的開始,由於活動是在前三天才決定發起,各徵收區並未強力動員,中午發現事態嚴重,國民黨執意表決,開始緊急動員,希望更多人到場。

晚上五點多,各徵收區農民陸續到場,最遠的台中寶山等徵收區,一聽見台北緊急,有些人原本無法前來的人,放下工作就上遊覽車,新竹、苗栗更是開車、搭車一路趕來,許多老人家飯也沒吃,塑膠凳一坐,縮著身軀忍耐寒風,全心就是要拼了!一位農民說,家都快沒了!還怕冷。

更感人的是徐世榮老師,在國外旅行講座,一下飛機就拖著行李箱趕到現場,套上農陣的紅T恤,一上場就是火力全開。他痛斥,為徵收走訪許多國家,德國等許多國家,都把徵收視為最不願發動的最後手段,只有台灣政府輕率使用。

徐世榮的老師顏愛靜,在徵收審議委員會多年,看見學生,以及學孫,還有更多農民、青年不斷抗爭,打破學界大老的身段,站上台,細訴徵收的人權法理,以及說明在徵收委員會內,孤單為農民爭取權力,多年來如何心疼。

幾年徵收案件數,高達一千餘件,農陣辦反徵收晚會,越來越多徵收區加入,連上台都要幾個合併,每個地區有限時間發言,因為民怨太深。桃園捷運A7特定區徵收,自救會長發言不敢多說,以她孩子思年故鄉,擔心徵收的心情為故事,「要政府留給農村青年找得到回家的門!」,台下一片靜默,大家都傷心著。

台北大學廖本權老師登台,鼓勵大家振作,他表示大家努力沒有白費,逼得政府也喊土地正義,但是是喊假的,更透過假修法來真收割,他鼓勵農民繼續拼,這會期拼不過,就換個政府,換個國會,繼續拼鬥。

下午參與最後協商的詹順貴律師,也氣到一改平日的溫和,上台痛斥政府擴權,整個法案在府院定奪下,早有底線,防礙財團取地發展的條文,一條也不肯修,一條也不肯放。他呼籲,那個立委不為農民,就該公布,讓他回選區面對農民選票制裁。

灣寶反徵收重要成員全員到齊,還花了很長時間作了很多告示牌,灣寶自救會會長陳幸雄鼓勵大家拼下去,拼了不一定贏,但是不拼就是政府、財團整碗端去。他表示,灣寶過關,不代表沒有危機,他們還是會和大家一起,拼到徵收法修到好為止。

晚上十點,晚會在撕毀象徵政院版草案的紙張,憤怒拋向天空中結束。林子凌以國會監督員角色,一直陪同田秋堇立委最後協商,在晚會結束後拖著疲憊身軀回到現場,訴說最後協商結果。她表示,直到晚上,進行逐條修正,最後只剩田秋堇還在爭取,唯一多爭取到就是重大建設一旦有重大爭議,可召開聽證會,其它還是鐵板一塊,並且對二黨無法協商條文,13日早上直接表決對決,國民黨就是要通過政院版修正草案。

林子凌說明時,許多農青開始輟泣,感傷多年努力無法回天,但是許多人了然於心,早知道政府鐵血徵收,早不顧農民辛酸。一旁蔡培慧老師面無表情,一方面早知結果,一方面從早上九點到立院前嘶喊,一個下午最後協商,到晚上又得主持全場,累到早已沒有表情。她說,回家吧!明早還要拼!未來還要拼!

總統府早熄燈了!高官都安睡,留下一廣場憤怒人民的遺緒,農民、青年會再來,一場比一場強大,一次比一次憤怒,直到爆點,會讓所有不義之事,全面翻覆。

「我們政府壞掉了!」,一直記得大埔葉秀桃的嘶喊聲調,那是多讓人心驚,多讓人心痛。

忙碌的一天,也是歷史的一天,明天還一場,未來再一場,一直拼,直到美好的終點!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