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觀看文章

【貪望家園重修的許玉桃】

我不知道許玉桃為何一直笑?講到家快要拆了!她還是一直笑!

甚至走到屋後,看看傳說中的拆屋三段線,她還是一直在笑!

為何笑?徵收會讓人瘋狂嗎?


許玉桃的家,就在陳蔡信美家的隔壁,一牆之隔,卻是兩個世界。當陳家耗資修建美式家園,後面才搬來的許玉桃,就碰上南鐵沿線發佈禁建。不准蓋房,不准修屋,等待偉大政府的工程計畫。

許玉桃嫁曾先生,小姑一起同住。曾先生從事水電工程,小姑作家庭美髮,許玉桃做修補衣服,一家族就擠在一間工寮裡。

說曾家是工寮,一點不為過。因為不能重蓋房屋,就只能搭鐵皮,走進去看不出房間的格局,一家就各自找地方住,一住就是幾十年!

這樣能住人嗎?許玉桃還是邊笑邊說,「啊著攏住到現在!」

她說其實一真等,一直等解除禁建,想要好好整修房子,讓家人有好的居住空間,但是一等數十年,孩子都長大離家,家裡還是像工寮!

許玉桃還是邊笑邊說,「孩子以前都不敢帶同學回來!作阿母足歹勢。」

禁建為了鐵道地下化工程,但是政府一直搖擺搞不定,根本不知要拆到那裡?

走到屋後,她比著傳說中的拆屋三段線,最早說地下化,會用掉一公尺,她們讓。後來又說邊軌施作,拆到廁所門,大概三公尺,她們勉強接受。

最後說要東移,地下化後她家變馬路,直接拆到大門,大約十公尺,留下前庭,根本無法居住。政府一步步進逼吞地,讓她們再也不能忍!

南鐵計畫有沒有一直變,許玉桃家中的三段線,就是明證!

她說,原本想說拆到那,那裡就當牆,結果最後整座房子幾乎全拆,蓋牆也沒用。「啊不然就蓋一座牆嗎?」她又是笑著說。

更誇張是,許玉桃因為禁建,蓋不出好房子,政府就以鐵皮工寮的地上物價格,開出不到百萬的「房屋補償」。她聽到快笑翻!「住了幾十年,才知阮厝這麼不值錢!」

土地加地上物,整個補償算下來,若接受安排去買台糖土地的幸福宅,她家裡有兩戶,一起住坪數太小,兩間根本買不起。要在市區買屋,一定還要背負債,修補衣服還能作多久?

她說,「不然不要拆!乎阮自己起,只要厝不要拆那麼多!」

拆屋當前,許玉桃還貪望著家園重修!

很好奇!為何她一直笑,不太悲傷?

許玉桃說,你來讓它煩數十年,不笑會腦神經衰弱,人早就倒了!

屋外,幫她拍一張老家照,她和她的工寮家。

她忽然說,「到了離開的時候,我會哭!」

曾家,青年路225巷3號。

One thought on “【貪望家園重修的許玉桃】 發表留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