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觀看文章

【中國水患是人禍不是天災】

6月,中國南方連日暴雨,已經先讓廣東、廣西、福建、浙江、江西、湖南、貴州、雲南8個省區出現水災,到最近長江中下游一帶暴雨加劇,貴州、重慶等地發生洪水。

甚至,洪峰沖擊長江大壩,又開始讓人擔心潰壩危機。


過去前往中國參訪,中國水網的朋友,早就對中國治水不抱信心。

其實暴雨大淹,已是常態,問題出在城鄉高度開發,填掉許多湖泊河塘,原本能蓄水滯洪的地方都消失,甚至新市鎮就建在低窪處,大水一來,就是成災。

特別是長江大壩上游的四川一帶,更是危機,因為同樣過去填湖埋塘,建築爭地建谷地,加上長江因大壩提昇水位,造成許多河流水位提高,城市內水根本排不出去,一雨就小淹,大雨成成洪。

十年前曾經參觀浙江的中國水利博物館,館內放置長江大壩模型圖,重點介紹花費5000億人民幣的南水北調工程。

中國NGO朋友說,那是比長江大壩更「牛逼(吹噓)」的工程。

因為中國北旱南澇,中國政府就想出南水北調的工程,分為東、中、西三路。

東路計畫運用運河,將南水調往北京、天津一帶,但是運河多污染,輸水不乾淨,花巨資挖通水道,卻是長期閒置。

西路更瘋狂,打算在長江源頭引水到黃河源頭,計劃一出,舉世嘩然!因為那不只是中國水利問題,而是一旦造成長江源頭缺水,毀滅世界上珍貴的自然生態棲地,中國成了世界公敵,於是西路計畫告終。

最後最主要就是建設長江大壩,提高蓄水水位,以丹江口水庫作為中繼蓄水地,引水入京。

這也是中國建長江大壩的重要功能,但是諷刺是丹江口水庫水位約在175米,長江大壩水位抬昇到175米,已經到極限,水位再高,四川許多重要城市就淹沒。

因此,大壩水位無法高過水庫水位,難以由高而低順流引水,就改為設計大水時,扮演疏洪功能,讓高水位的洪水,通過水道,流進丹江口水庫蓄水。結果發現洪水帶土泥,一進水道就造成淤積,於是洪水時,反而更不敢引水,中路計畫也算失敗。

長江大壩原本有高、中、低壩體設計,其實為了防洪、發電、蓄水,採用低壩設計即可。但是為了提高水位南水北調,最後決定中壩設計,結果引水不成,禍水在後。

長江大壩防洪,主要是欄阻上游下來的洪峰,減緩最高水位洪峰對下游的災害。但是蓄水越深,洪峰的作用力就越強,壩體承受力就要越大。

雖然中國宣傳長江大壩設計可以承受「萬年」頻率的洪水,但是一旦面臨這種長江上下游都大雨成水患,大壩更不能洩洪,怕下游再淹大水,大壩就只能獨自強力面對巨大能量的洪峰衝擊。

當一次二次十次百次洪水沖擊,壩體變型彎曲,沒人敢想像後一旦潰壩,蓄高水位的長江之水一傾而下,中國會變什麼樣子!

長江大壩的危機,不是不能救,一派說法是反正提高水位用於引水的功能不彰,乾脆就降低蓄水水位,讓壩體減少承受洪峰壓力,挽救大壩危機。

但是對於中國,建設長江大壩,視為在共產黨手中,實踐孫中山的中國建設藍圖,南水北調更是新中國完成大禹治水的千古傳承,有著重大的大內外宣意義。

一旦降低蓄水,不就自認牛皮吹破,於是強撐,承受水患,挑戰洪峰,成為不得不一博的國族尊嚴!

所以,中國水患是人禍,不是天災!

台灣也別暗爽在心許多治水思維也只是小巫見大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