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觀看文章

★城市的沙灘美學–填陸造灘西子灣★(2010)

今年,該是決定性的一年,海岸濕地的工業破壞,濱海沙灘的觀光開發,2010年成為關鍵的時刻。

為何如此說?



第一在工業開發上,中國由廉價工廠轉為世界市場,許多財團早把目光放向中國,在台灣的投資已是興趣缺缺。但是,受到政策管制,財團進軍中國,不是說走就走,在政府期待創高經濟成長率,作為選舉籌碼下,根留台灣變成一種利益交換,企業投資工業開發,換取西進門票,政府提供的是廉價的租稅,以及國土的捐輸。許多拖了許久的大型開發投資案,在今年必須做出最後決定,不是因為投資台灣急切,而是換不到開放西進中國投資設廠,企業財團就在國際競爭上失利,於是投資造政績換西進,官商都有時間壓力。

第二在觀光發展上,近十年的風災水患,台灣山區如同廢墟,一些山區觀光景點逐漸消失,在打造觀光經濟下,政府開始將目光移往美麗的濱海沙灘,結合許多工業財團的休閒轉型,開始以區域計畫為名,展開大規模的規劃設計,許多海岸地區在今年都有大型開發案審查,一旦失去環境生態、公平正義的考量,許多自然的美景,都將遭到破壞,甚至一些屬於公共空間的景點,都將成為富豪新貴的VILLA私樂園。

西部的工業破壞,東部的觀光開發,台灣海岸線在幾十年的開發破壞後,失去真誠的反思,也缺乏全面的國家發展策略,依循舊有思維,將僅剩的西部海岸持續破壞,原始的東部濱海進行開發,許多開發案會在今年提出與決定,海岸保護的國家重要濕地也在今年決定,讓2010年成為一個關鍵的時刻,台灣海岸面臨保留與消亡的關鍵,許多地區的環境抗爭不是個案,而是國土開發的全面出清,讓台灣最後的淨土,面臨一個最終決戰的到來。

——-城市沙灘美學的填陸造灘西子灣

西子灣蓮海路挖除自然礁岩,引發破壞生態的風波,其實更該進一步思考,這幾年西子灣整體景觀改善工程,從造灘到填陸的工程,呈現什麼樣的思維。

高雄市鹽埕區在這幾年很火紅,從駁二文化園區–高雄港車站–哈瑪星–哨船頭再到西子灣,連成一條海港黃金旅遊線,也是高雄市政府近年全力規劃開發的區域。問題是從早期的舊市街整理,進展到觀光旅遊開發,環境、文史、社區受到的衝擊,也開始慢慢顯現。

從高雄港站的鐵道路軌拆除風波、哨船頭的老渡船停駛、到西子灣沙灘的門票風波,甚至未來柴山廢營區的整建開發,都會隨著這條黃金海港旅遊線的開發,衝擊出許多問題。

在西子灣部分,其實很早就失去打狗山的海岸風貌,根據當地老一輩居民說法,在日治時代的打狗山,成為控制高雄港的天險,面海的西子灣一帶,幾乎都是軍事禁地,唯一通往山上的柴山大路,有如蘇花公路一般,緊鄰海崖向上爬昇,海崖都是礁岸,平日人煙罕至。

在日治時期,因為開闢打狗港,海岸淤沙形成西子灣沙灘,一處位於現今北堤內側,即現今西子灣情人座海岸,另一處位於北堤外側,即現今西子灣沙灘。1958年興建的西子灣海水浴場名為壽海水浴場,不僅是台灣最早的海水浴場,也是百年前濱海休閒遊憩開展時,台灣與世界同步的象徵。當時日本規劃西子灣海水浴場,附近規劃為遊憩區,有動物園、遊泳池等設施,甚至為了連通市區與海水浴場,還修築西子灣隧道。

1977年中山大學設校,在原來西子灣動物園位置,挖山填海闢出校地,打狗山濱海風貌大變,現今西子灣沙灘的區域,因為校地建設,礁岩風化向沙灘補沙的功能消失,堤坊外沙灘嚴重退縮。堤坊內的沙灘,因為原本由西子灣進出的中山大學隧道校門,人車爭道改建不易,在柴山解除軍管後,1990年沿著海岸線修築外環道路,即現在的蓮海路。當時為了修路破壞沙灘,曾經引發抗議事件,但是道路依舊動工修建,現今中山大學蓮海路校門外的情人座海岸,就是填掉日本時代壽海水浴場的沙灘區域。

不斷的工程干擾,西子灣的風貌完全改變,為了恢復西子灣沙灘風貌,高雄市政府從2007年開始規劃西子灣南北岬頭工程,利用海底抽沙方式,將海沙回補沙灘,並且興建二道突堤岬頭,利用海潮特性,修出最美的灣月型海灘。高雄市政府自傲這項海岸修復工程,但是仍有學者置疑,以抽沙回補,海拋消波塊,堆壘出來的人工沙灘真的就是自然美。

情人座景觀海岸修建完成,西子灣沙灘整容完畢,接下來就是連結二個地方的蓮海路拓寬,就是現今引發風波的「圍堤造地工程」。這個工程總經費高達三億,現今第一期填海造路工程,經費一億七千萬,計畫
築堤向海外延伸約五十公尺,長約三百公尺,填出約一公頃的新生地,加上原有一點零五公頃的腹地,使本區腹地面積增為約二點零五公頃。

敲到礁岩,只是工程的開始,未來填海造路的施工,才是西子灣大災難的開始,海域將是面臨混濁、污染的危機,更離譜是這項工程開發案,又是填海面積十公傾以下的免環評,卻忽略那部生不出來的海岸法中,對於海岸線開發的嚴格管制。

西子灣一直開發中,景觀不斷改變,迎合著城市風格的休閒沙灘海岸,有人覺得變美,有人覺得不自然,但是真正的問題還在後面。

西子灣的開發,如果以為是建設市民的公共空間,那可是天真浪漫。西子灣沙灘在中山大學ROT下,早已轉租民間業者,進入沙灘使用必須收費,現今市府填海造路,修出的空間可以連通西子灣的岬角公園,從岬角看西子灣,或是遠眺沙灘。但是這塊多出來的新生地,中山大學已在校務會議中,表明新生土地歸屬校地,學校擁有所有權,但是花錢開發的市府,想的卻是高雄港北方西子灣沙灘,以及南方旗津沙灘海岸的整體開發與BOT案,南北二沙灘休閒區,水岸高雄的黃金海岸。

西子灣一直在變,從日本人選定打狗港,作為南進良港,百年來西子灣沒有一天平靜,商船進港,美軍轟炸,國軍駐守,遊客湧入,西子灣很熱鬧,但是在越益走向城市休閒海岸的人工大整型後,不太有人記得,西子灣最原初的自然樣貌。

也許敲掉礁岩,該關心的不只是生態危害,而是在這個海岸空間,究竟有著什麼開發思維?在官方、專家的人工整型修建下,可曾思考社區、歷史與生態的期待。

西子灣,人工美女海岸線,很美,細看會掉妝!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