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觀看文章

★台塑毒污事件–證實後的處置★(2010)

台塑有毒害,不是新聞,問題是面對毒害如何處理?

環保署在2008年開始,首次針對全國含氯溶劑之運作中工廠,進行土壤及地下水調查,這算是碰到企業就縮頭的環保署,終於敢侵門踏戶進到工廠直搗痛處。

在以往環境稽查,多半只針對河川污水排放,或工廠週遭土地污染,進行抽樣稽查工作,但是對環境周遭的稽查,常常讓污染源頭有太多推責空間,這次直接稽查運作中工廠的土地與地下水,得到的調查結果,企業很難推託。



好笑是,這份稽查報告,三月初就公佈在環保署網頁中,用一種低調而隱晦的方式,靜靜放在檔案一角,沒有發佈說明,沒什麼人注意,也沒引發媒體的關心。直到流行病學專家詹長權教授高聲驚報,台塑廠區內的二氯乙烷超標30萬倍多,這才引起媒體關注,大肆報導。

但是,詹教授的重點,不是告訴社會一個已經公開的事實,而是面對污染事件可能引發的,要求必須有流行病學調查,以及場址控制的緊急處置。

台塑仁武廠的毒污問題,長期一直存在,高雄海科大林啟燦教授十多年來,長期監測流經台塑仁武廠的後勁溪,建立入水處與出水處的水質資料,並且透過分析區別水體內的有毒物質,建立一套稱為污染指紋的追查系統。

地球公民協會的李根政老師、蔡卉荀研究員等人,循著後勁溪流域上下游,清查流域內的圳道,早已指控後勁溪水質一旦污染,高雄市的左營、楠梓及高雄縣的橋頭、大社等地,透過渠道引用後勁溪的水,千畝農地都會受到毒害。

十多年來,林啟燦教授調查出後勁溪水質污染,含氯有機溶劑數值偏高,甚至透過精細的樣本數,分析台塑的生產流程,發現生產量與污染度呈現正相關。由於無法入廠採樣,這樣的數值分析,一直被台塑仁武廠辯駁,指稱工業區內渠道複雜,污染源頭不能只找台塑,於是針對污染現象,只能以協調方式,要求業者自行改善。

長期以來,污染調查的困境,一直存在。稽查廠外排放水體,必須天時(雨天、夜間偷排)地利(找到暗管)人和(有心想抓),才有可能查獲廢法排放。廠區內的調查通常難以落實,因為業者千般推託拒絕入廠,或是根本不願提供生產資訊,以及污染物質的種類與數量,甚至在核報資料上修改掩飾,於是污染調查相當困難,甚至查獲之後,也在污染源的確認上,面對百般推責的企業。

但是,更困難是稽查心態的問題,在現今科技、儀器的進步下,以及國外污染資訊的流通,加上法令的不斷增修,其實真要抓污染,不會抓不到,問題就是不想抓或不敢抓,甚至抓到該怎麼辦?

這次進入台塑仁武廠區,調查土壤及地下水的含氯溶劑污染,設置監測井並分三階段調查,調查結果相當驚人。

土壤部分:

針對VCM 廠採集二處土樣分析,檢出二氯乙烷超過土壤管制標準757.5倍,四氯乙烯超過管制標準1.65倍,氯乙烯超過管制標準2.93倍。鄰近地點檢出二氯乙稀超過管制標準2.61倍,氯乙烯超過管制標準1.06倍。

地下水部分:

VCM 廠標準監測井檢出最高濃度:三氯乙烷超過第二類地下水管制標準171倍、二氯乙烯超過標準15倍、二氯乙烷超過標準302,000倍、苯超過標準71倍、氯仿超過標準16倍。

HCFC 廠標準監測井檢出最高濃度,二氯乙烯超過管制標準67.57倍、二氯乙烯超過管制標準4.65倍、二氯甲烷超過管制標準22,400倍、三氯乙烯超過管制標準3.6倍、四氯乙烯超過管制標準71.2 倍、氯乙烯超過管制標準74.5倍、四氯化碳超過管制標準1.96 倍。


這些數據,證實台塑仁武廠廠區內污染嚴重,更重要的是在土壤與地下水的交叉比對下,台塑無法再推責污染源頭來自別處。報告中明確指出「本廠查證結果地下水污染來源明確,且廠區周邊並無其他相關製程污染之工廠,污染行為人亦屬明確,建請環保局後續可依土污法相關規定辦理。」

台塑無法再賴,說出地震造成地下污水管線裂損的辯詞,甚至有官員以長期的歷史問題為由找著藉口,但是都已無法辯駁台塑造成污染的事實。

更嚴重是,土壤與地下水的污染問題,遠比地面水的偷排更加複雜,因為必須瞭解當地地下水流動方向,以及污染深度與廣度,到底有多大?甚至檢調單位都必須進一步調查,是否如同RCA般,打出地下深井,偷排毒物。

台塑仁武廠的毒污事件,污染數據相當嚴重,報告中也明確建議,「考量本廠所測地下水污染濃度偏高,可先依土污法第7條第5項規定命業者採取緊急必要措施,以減輕污染影響或避免污染擴大,並責成業者儘速調查廠區外圍地下水情形;並建請環保局調查廠區外圍居民是否使用地下水及評估潛在受體可能遭受風險。」

其實,後勁溪流育有污染,早已不是新聞,幾十年來石化工業的進駐,不是爆炸、外洩、偷排等等污染事件,地方居民早知土地、水質有問題,只是不知問題有多嚴重。

這次明確證實污染來源,以及污染程度,其實在萬分驚訝之後,都必須思考詹長權教授的呼籲,不是三十萬倍,而是如何處置!

中科三期的行政違法,讓人看見環保署的懦弱,甚至向企業傾斜護航的心態,這次台塑仁武廠毒污事件,環保署自己的調查報告,字字鐵證,如何處置,考驗環保署的部門格調,難不成再發新聞稿,否定自己的調查報告。

抓污染,天時地利人和,如今翻開了幾十年的大毒窟,環保署還能莊聾賣傻,讓企業永存,讓土地荼毒、危害居民嗎?

至於,大高雄地區在近年,以傲人姿態打造生態城市,進步的水岸城市規劃,終究要面對中油後勁廠、台塑仁武廠等污染問題的陳年爛帳,才可能在美化的河岸內,還給水質自然潔淨,打造真正幸福的大高雄市。

污染,不是新聞,整治的魄力,才是萬民期待的大作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