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觀看文章

【救救有機部落–石磊媽媽的無毒心願】(2009)

部落總是有著現實的生活壓力,太多的部落需要很多人的幫助。

但是,在新竹石磊部落,有著讓人不同的感動,不只因為這個部落推行有機農作,更因她們有一群社區媽媽展現母親的毅力。



看見部落裡的楊秀蓮小姐,黝黑的膚色沾滿土壤,穿著先生的長袖破衣服,像是一個大孩子,但是她已經是四個孩子的媽媽,在生活底層奮鬥的母親。

加入部落有機農作的行列,面對生活的壓力,她不只咬牙渡過,還會鼓勵其他的媽媽,一定要堅持下去,不能走回頭路。她說,還有四個孩子要照顧,沒有消沈的理由。

天空很晴朗,我知道身為母親一旦發願,金石可穿!

於是,為了這些奮鬥的社區媽媽,希望大家一起來關心。


到了豐收的季節,對於新竹石磊部落的社區媽媽,卻是頭痛的時刻。幾年前,部落裡的社區媽媽,紛紛加入有機種植的行列,希望能夠改善生活,並且保護山區水質不受農藥、化肥的污染。

但是,到了收成時刻,看著賣不出去的菜,放在田裡腐敗,她們心都碎了,家庭寄託的生計,也在遠山之後,無盡哀傷。

位於新竹縣尖石鄉的石磊部落,就像山中的小部落一般,沒有太多名氣,遊客稀落,居民依賴傳統農作維生,生活相當困苦。不同的地方,在這個部落中,從五年前開始,有十多位社區媽媽,陸續加入有機農作的行列,放棄農藥、化肥,回歸到自然耕種的無毒農業。

改善生活,成為轉種無毒農作的最大動力,但是另一原因是部落裡,一位羅慶郎先生的協助。

石磊部落的羅慶郎先生,曾經是部落裡的農業培訓青年,下山學習慣性農法的技術,成為部落裡的種菜高手。幾十年的農藥、化肥使用,為他帶來財富,但是卻賠上家人的健康,妻子罹患癌症,讓他大澈大悟,深知農藥帶來的危害。

二十多前,羅慶郎放棄慣行農法,開設自然農場,轉為有機種植,他希望換一種方式過生活,創造不同的人生價值。於是祈禱山上的羅慶郎,成為部落裡有機農作的先行者。

多年的努力,他種的有機蔬菜受到肯定,成為知名的有機農戶,但是他有更遠的想法,想要為有機種植找尋更好的營養來源。

在偶然機會中,接觸到韓國微生物營養源的知識,於是他將農場交由兒子經營,遠赴韓國學習,回國後開始投入研發。羅慶郎以白飯發酵,來示範製作最簡易的微生物營養源。

微生物存在於環境之中,如何取得,如何保存,甚至如何留下好的,取除壞的,成為技術的關鍵,然後利用微生物製成的酵素,用來改善土壤、防治疫病,甚至改善體質,都是現今相當重要的生物科技,其實早期的原住民,已經懂得這個玄妙道理,會到山上找腐質沃土。

在羅慶郎的倉庫裡,存放各種發酵的營養源,對於植物、對於動物都有很大的助益。

在他的雞場裡,他以自然食物養雞,添加微生物營養源,增進雞隻的健康。這些不含飼料中抗生素的天然雞糞,再加入微生物幫助發酵,又成天然的有機肥料,可以用在農作上面。

在羅慶郎的自然農場裡,找不到廢棄的物品,每一樣都是可再利用的資源,一個自然循環的生態農場,就在山中綻放光茫。

有機種植的成功,身為部落傳道人的羅慶郎,並未忘記分享,他的兒子瓦旦投身社區營造,幾年的努力,發現部落還是必須回歸產業面,種出好的農作改善生活,他請求父親協助部落。

羅慶郎答應兒子的請求,願意傳授有機種植的知識,以及教導營養源的製作方式,他們找尋部落裡需要幫助的人,組成社區媽媽自然農作團隊。

十餘位部落的社區媽媽加入團隊,很多是單親媽媽,或是貧苦家庭,羅慶郎希望優先幫助這些婦女,讓她們改善生計。

楊秀蓮是部落的婦女,十年前和先生回到山上耕作,一家六口靠著農耕所得,生活相當困苦。得知羅慶郎協助部落種植有機農作,能夠改善生活,他們就去上課,和其他社區婦女一起加入有機種植。

在部落裡,因為經濟拮据,許多農人湊錢買完農藥,就省買口罩、手套等防護用具,於是長期田地噴灑農藥,常常導致中毒或疾病傷亡。幾位社區媽媽的伴侶,都是因病亡故,田地的農藥使用,成為她們心中的恐懼,她們想嚐試無毒的農耕環境,畢竟還在成長的孩子,不能再有喪親的哀痛。

楊小姐的先生,常常在噴灑農藥後,造成身體不適,楊秀蓮一直擔心先生的身體健康,知道可以轉作有機,就拉著先生一起學習。

無毒的農作環境,不僅讓農人身體健康,也讓農作生長的良好,像是青椒就特別肥厚甜美,生吃青椒沒有辛辣味,沾上梅粉簡直像食用水果。

部落裡,無毒農作有青椒、A菜、高麗菜等蔬菜,得天獨厚的山區氣候,適宜這些作物的生長,加上居民拼命的照顧,一季又一季的豐收,已經是田野常景。

有好的收成,但是卻沒有好的銷售管道,傳統的農會體系,不願收購有機蔬果,楊小姐認為是因為有機蔬果必較小、必較醜,所以不收。但是,以肥料、農藥商購成的農會,對於有機其實觀望態度多,除非他們找到切入的商機。

農會不收,她們想靠網購,但是小孩讀中、小學,只會打電玩,要她們自己上網賣菜,她們覺得比種菜還難,靠著熱心朋友架站宣傳,常常零零星星一兩件,楊小姐說有時要三斤菜,十個農戶不知怎麼分配,更不好意思說,運費都比賣菜錢貴。

羅慶郎教會她們有機農作,但是對銷售也是難以突破,他的自然農場,常常有慕名而來的遊客,他在介紹農場之餘,也不忘介紹社區媽媽的自然農作,幫助她們銷售。

這天,楊秀蓮收到訂單,忙著到農地採收作物,夫妻二個人不斷為生活奮鬥,那種夫妻同心為家庭拼命的心,讓人感動。

上山山下跑,忙了一個上午,賺到數百元的賣菜錢,楊秀連說,這個月賣菜才收入四千元,大女兒考上高職,到山下唸書,希望每個月能有一千元吃飯和零用錢,她不好意思說,學費都不知在哪,還擔心吃飯和零用錢。

聽了感傷!她們不是不努力,她們的菜很好,菜價也不錯,但是整田的菜沒人賣,放著等爛掉,成為農人的無奈。

其他的社區媽媽也有同樣的困擾,產銷體系的失調,失去完整的供銷管道,常常是零零星星的賣菜,一個月收入相當微薄。許多社區媽媽是單親家庭,只靠著有機農作賺錢養家,因為銷路不好造成的窮困,稱為一種生活壓力。

她們還能撐多久沒人知道,但是為了健康,為了完成有機種植的心願,雖然遇上困難,依舊相互安慰打氣,一定要堅持下去。

羅慶郎一直為部落的有機種植找出路,愛鄉的瓦旦也發出求救信,因為他們覺得不只是在幫助這些家庭,同時也是在找顧台灣的土地,讓水源的上游保持清淨,有助生態的復育。

在石磊部落,羅慶郎和社區媽媽一起努力著,她們沒有消沈失意,她們希望外界能夠看見她們的努力,享用最美好的自然食物。

山區很遙遠,我不斷在想,如何讓大家的關心,送上這個感人的山頭。


分類

未分类

標籤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