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觀看文章

◎88水患–別說死守!民族的永續在生命◎(2009)

災前,我去過很多部落,在大山秀水人和物豐的環境裡,衷心期盼美麗的部落能夠安居永續。

災後,我看過很多部落,在土石崩落屋毀人亡的愁霧裡,心中只想別讓憾事不斷地輪迴重現。

災後,遷村議題再現,交雜著行政效率,故鄉感情的種種探討,但是最讓人心驚的是那種不顧故鄉已成危地,堅持重回故鄉的信念。

偏向險山居的想法,極其危險,鼓勵這樣的想法,更是陷人於災難之中,極為不義。

平埔族小林村的村落,掩埋地底八公尺深,地面河道漫流,崩落山石依舊不穩,如何原地重建?



嘉蘭部落不只五十多棟房舍,沖入洪流之中,連建屋土地也消蝕不見,如何原地重建?

銅門、土場、清泉、神木等等部落,曾經災害發生死傷慘重,土地依舊危機重重,居民重回居住或是不願搬遷,不代表災情發生,就不會再度重創。


甚至一些尚未成災的部落,其實早就面臨走山、山崩、土石流的危機,年年驚懼致命的一擊。

懷鄉之情,人皆有之,但是面對故鄉已成險地,還堅持留下,或是執意歸去,必須很沈重的控訴,可以自己棄生命於不顧,如何讓無所選擇的家人,在災難來時無盡驚懼。

遷居,原本就是人類選擇安全生存的方式。在台灣歷史上,各民族原本就是一個遷徙史,無論族群間的爭鬥,或是強權下的迫遷,甚至尋找更美好的土地,遷徙早是不斷發生,成為歷史文化的一環。

永留的故鄉,必須建立在安全的環境之上,也唯有先能安居,讓生命存在,才能發展文化的光輝,並且不斷傳承延續。流離顛沛年年逃難,根本不可能讓文化扎根,甚至一夕面臨滅村危難,留下有如馬雅文明式的斷根文化,空留懷想如何永續?

遷村的問題,一開始最基本的條件,建立在部落所在位置的安全之上,如果早已是後有山崩危機,旁有土石流警訊,甚至地盤不斷位移滑落,如何執意不遷?

危地不居,遷村最基本的思考。但是遷往何處,當然不該是政府憐憫施捨或是強勢指定。部落文化的主體,在於群聚的互動開展,遷往何處該是形成一個內部討論共識,外部溝通協調的機制,讓遷村成為一個集體行動,而非遷戶、遷鄰的零散形式。

在台灣,抗拒遷村之因,不全是故鄉的懷想,重要是現實的生存條件,有房住卻沒地耕,生計問題重重,遷村成為流離難民,以及長期以來,政府極差的行政效率,加上極低的解決誠意,讓遷村遙遙無期,甚至成為一場謊言,這才是面臨自然危險,部落執意不走的最大原因,懷鄉有時只是成為一種溫情的藉口。

其實,台灣並非不能居山,更不是魯莽的以海拔論來限制住居,精密的地理資訊早就建立,山地有其危險區域,也有安全區域。

歷年來,山區部落發生危害處,多屬於過於近水、緊臨山坡的散村處所,其實山區地形中,存在有廣大的高山平台區域,天然地形的優勢,避免掉自然災害的威脅。

一如莫拉克颱風造成的災難中,許多山區鄉鎮並不是全面毀滅,而是而是鄰近部落受到重創,或是超限開發的邊緣受到危害,鄉鎮中心所在依然安全,甚至只是媒體太過聚焦、概化報導下,讓村落災情,渲染成全鄉傾覆。

在台灣,早該學習日本的治山模式,在山中找出安全的平緩區域,人口集中居住,增強水土保持工作,減少散村的風險,包留更多自然原始空間,避免處處開發、處處造路的山區破壞,人與山能夠安然共存。

區域系統化的分類思考,分株修枝成為治山的策略,先分株為開發與未開發區域,讓未開發區永保自然嚴禁破壞,已開發區域在進行修枝,將危險散村向安全處集中,讓不安全處交還自然,增加自然野地的面積。

這也是遷村的細膩思考,不必將部落一夕從山上拉到山下,完全打散族群分佈的圖譜,而是將部落從危險區遷往安全處,在地理安全上,依舊保存地域文化的特色。

然而,這種區域內遷村的方式,涉及公有土地的釋出,以及私人土地的購置,甚至山中安全區域潛藏原漢競爭的族群問題,就是需要政府出面協助的時刻。

災難發生,失去家園人人痛心,但是面對危險依舊,不該回去的故鄉,不應執意歸去,遷村反而成為一種轉機。

轉機當然不該是粗魯政府指定地點,善心團體快速蓋屋,那種給了就別吵的避事心態,而是遷村部落對於社區再造的思考與規劃,不只是求快求有,妥協建造一個安身新家園,而是有所思考有所願景,永續打造一個新故鄉。

88水患的重創,多處原鄉部落受到傷害,民氣憤怒下,政府有所動作,但是絕對不該是淪為災區限時蓋房子的簡單邏輯,而是必須要求政府國土規劃,整體評估原住民部落居住安全的問題,能作水土保持工作區域,不該重城市輕部落,放任問題持續惡化,至於無法保障安全的區域,必須進行討論規劃遷村,而不是有悲情有動作,沒悲情等出事。

對於部落居民,民族的永續,不能只簡化成死守一片故土,尤其故土已成危地,如何原地不走。唯有生命留存,才能讓文化永續,對於不力的怠惰政府,可以對抗博鬥,對於險惡的自然環境,如何以生命對賭!

真的!回不去的家鄉可以懷念,一如所有原住民部落都有更原始的祖居地,遷徙之後,不忘故居的懷鄉,可以浪漫。但是現實的危地,如何以個人勇氣,對抗洪荒。

我懷念所有曾經去過的美麗部落,但是對於無法抗衡的自然危害,衷心希望能敬畏自然,以祖先的智慧,重新找尋安身的新故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