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觀看文章

【汪菊過世,田園已蕪!】



汪菊阿媽過世了!
一直記得她的淚水。

汪菊是八里頂罟居民,家族世居百年,因為遇上台北港特定區徵收案,開啟一場艱辛的抗爭之路。




汪菊不是一位善於言詞之人,在抗爭場合很少長篇大論,記得總是近乎呢喃自語的說著,「阮不愛徵收,請大家救救阮!」然後就是眼淚直流,哭聲慟天。


汪菊的哭,成為她唯一又真實的反擊武器,也曾發生「汪菊哭倒立法院」的事件。

2011年在立委林淑芬安排下,汪菊進到立法院陳情。她走到立院中庭,一樣是「阮不愛徵收,請大家救救阮!」的言語,然後就是放聲大哭。

哭到各委員會立委、助理與國會記者,全都中斷會議,擠到中庭來關心。


同年在一場反迫遷大會上,汪菊上台說明台北港徵收,她還是「阮不愛徵收,請大家救救阮!」的短短數語,然後悲泣大哭。

透過高分貝音響,一直記得那種悲到撕心、恨到透骨的哭聲,直透人心,讓人聽見失家者哀鳴,大家都跟著落淚。

哭聲,擋不下整個開發案,卻在許多人的幫助下,汪菊保護家園農地有了曙光!



2012年6月的一個午後,當時台北縣地政局人員,來到汪菊家中,進行最後的抉擇與談判。地政人員列舉出汪菊放棄農地,接受配地,換算後將可獲得巨額金錢,並且強調這是特別為汪菊計算的優惠方案。

所以,汪菊有兩個選擇,要保留農地?要重新配地?

汪菊一直低著頭聽,兩位地政人員輪番說明,心裡該是盼望今天應該可以把這位「最哭釘子戶」搞定,喜孜孜的等待汪菊的答案。



汪菊抬起了頭!用著我聽見最清澈堅定又明確大聲的言語,說出「阮要田!」三個字,臉上甚至露出少見的笑顏。

當下地政人員垮了臉,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白花花鈔票不要,竟然還是堅持要田,終究沒能誘惑汪菊轉意。

但是,政府騙了汪菊,撒了一個漫天大謊!



答應汪菊在徵收後的特定區內劃設一塊農地,返還汪菊。但是所謂劃設的農地,就是區域中一片土地,周遭光禿禿,沒有任何圳路,甚至一旁還掛著「防治紅火蟻」的告示。

陪著汪菊兒子來到「農地」,他怒斥這樣的農地怎麼種,沒水源難道要用自來水灌溉,甚至汪菊回農地耕作居住都是不可能。



2015年,前往探視汪菊,她租在徵收區附近的小屋裡,身體已經生病,但是一直等待著回家的路。她在小小的院子裡,依舊種植著蔬菜,還有培育許多過去種植的綠竹筍苗,想要種回農地上。

汪菊說,有時會去看那塊「農地」,想要帶著祖宗牌位回到家鄉,想要在家園渡過晚年!

汪菊終究失望了!

那是一塊不能蓋屋的「農地」,也是一塊無法種植的「蕪地」,政府根本從未想過人民「保留家園」的意義,虛劃「農地」,只想要人民快點蓋下章,結束反徵收的抗爭。

最後探望。汪菊沒哭了!只是在她眼神中,看見已然心死的人民。



至於,那片偉大到逼死一堆人的台北港特定區呢?長滿草,一片荒蕪,為了屯地,民皆可死!

再見汪菊阿媽!不哭了!寬心遠行。

One thought on “【汪菊過世,田園已蕪!】 發表留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