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觀看文章

*鹿谷清水溝的農村再生*(2008)

從九二一地震,重創鹿谷的之後,清水溝重建工作隊就已進駐,開始農村再生的工作。

時到今日,「進駐」這個字眼有點怪異,因為下鄉變成故鄉,從城市青年變成設籍中年,一旦鐵了心紮了根,對於土地的感情,早已脫離裡外之觀。

八年來,每日風雨無阻的為村落老人送便當,有誰比他們還熟悉村裡崎嶇的道路,或是那些永遠摸不清的地方勢力。



但是,氣候的風風雨雨,環境的險險惡惡,他們八年如一日,騎上車發動引擎,再如何久的日子,還是沒忘記他們的初衷。

八年來,這群人先後鹿谷人,從重建工作隊轉為重建協會,從找政府補助到自行創業,在重整茶葉經濟中,自己拼出一個出路。

農業再生條例出現,清水溝是個好例子,當九二一來臨,最困頓的時刻,需要政府的援手,在那關鍵的幾年,撐不過的走了死了,撐下來的,不是需要政府的救助,而是搞好農村經濟,讓那些留下來的,有個賺錢營生的管道。

這八年,該賣的土地也賣夠,該修的景點也修夠,農村的外貌早是樣版的富麗,富麗那些觀光投資客,或是樁腳鞏固的地方頭人,擔是只要離開觀光大道,離開旅遊景點,轉入崎嶇的道路,道路的盡頭就是真實的農村。

那裡遊客不去,清水溝的成員卻天天到,送每天二餐的便當,聽今年賤價的收成,或是幫忙通知城市子女,有關父母過世前的心願。

農村再生,不是好看的房屋,整齊的街道,而是產業產業產業,如何重建農村產業,讓年輕人願意回鄉,至少老人不必無人照顧,不必孤伶伶的過世,那比一街觀光客的笑,重要太多。

如果依照再生條例的社區共識,只能選出一個具代表性的團體,大概用投票或暗搓,台灣像清水溝工作隊這樣的理念組織都可以走了,因為他們礙著很多人,無論是賤買農作的大盤,或是搶經費怕被戳的頭人,或是無奈選邊的貧苦農人,大概這樣的再生,就是永不復生。

這不是假設,而是真實,真實到清水溝八年來寄身的教堂,也將要被收回,無論求,無論談,無論花錢租下,不像失去信徒的教堂,還是堅持他們搬走。

八年光陰,就這樣一夕結束?

在農村再生將到之際,如何放下一地老小,走對的路,如果十年後,再生的模樣是城市後花園化的鄉村,滿足都市中產的生態贖罪,那這八年便當是送假的,風雨中在路上摔車,淚是流假的,所幽拼鬥不就是為了城市永遠看不見的農村最深處。

拼了!教堂不給留,他們要拼一棟樓,就在組織裡成員的家族祖地,他們打算重蓋一棟工作坊,讓所有堅持在這裡延續。

他們需要幫忙,無論捐款,無論勞力,或是更多的關懷鼓勵,他們不會退縮,因為八年讓他們摸出再生之道,不是官方版本,而是下鄉辛酸。

清水溝再生計畫,鄉村版在此現身,能夠幫忙的,別錯過,人生不會有太多八年,鄉村也不可能不斷再生,老人的溫暖三餐更不能就此中斷。

鄉村的真實聲音,就在此處!

分類

未分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