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觀看文章

高雄迫遷輓歌-許嘉來歸家來!

年前,聽聞哀傷情事,高雄舊左營自救會會長許嘉來,因病過世!
多年來,他一直奔波在家園反徵收的事情上。
一年前,為了記錄高雄反迫遷事物,得知高雄蓮池潭畔舊左營國中住戶,已經為了反迫遷護家園,抗爭多年。一日前往拜訪,遇上自救會長許嘉來,頭戴鴨舌帽,身穿吊帶褲,一幅台灣老紳士的風格,見了面劈頭第一句,「你哪今嘛卡來?」
原來在2011年,舊左營國中住戶自救會就已成立,為了守護家園而努力,但是當時北部的灣寶徵收、大埔徵收、台北港徵收、王家拆屋等迫遷事件,讓反迫遷焦點聚集北部,沒人注意南台灣的迫遷悲情,許嘉來孤單抗爭。
舊左營國中住戶反迫遷的故事,歷史很久遠,源起到清代墾地,記得許嘉來會長在訪談時,不斷穿插強調,「阮勿是佔國家的地,那是祖先開墾的土地。」
許嘉來的家族故事,如同一部縮影的左營開發史。



數百年前清代開發當時被稱為鳳山縣的高雄,他的祖先遷到左營地區,在當時左營城外與蓮池畔的交界土地,開墾農地,過著豪雨就大淹,土匪要快逃的墾荒歲月,直到安定之後,舉家搬到墾殖地上,建立自己的家園。
開發墾荒歲月經過,不代表百世康泰,因為劇變一直來。
日本時代來臨,1937年日本治台,開始建設左營軍港,連帶將左營城的附近土地,劃為軍事戰備土地,上千墾殖戶都面臨強徵,許多原住戶陸續被迫離開,陸續建設軍隊的營房與宿舍。當時,許嘉來家族的土地,也在徵收範圍中,其中許多居民已經有土地權狀,日本軍方無法以「無主地」名義進行強徵,只能註記「買賣」來收取土地,不料徵收未結束,日本已經戰敗離台,許家仍然居住在自己土地上。
日本戰敗後,國府來台,居民心喜強徵不再,但是真正的禍事,才正式來臨。
當時國府接收左營軍港,需要更多土地駐軍,同時為了餵養大軍,開始找地耕作。政府看上左營城外的廣大土地,知道許嘉來家族和其他居民,共計60餘戶土地,過去日本曾經徵收,土地權利仍有爭議,就以聯合開發合作農場名義,1950年代建設埤子頭合作農場,要求以共同耕作方式,一起合作開發農場。
居民無奈,土地私有變共有,後來全台進行土地普查,收回國有地,政府以登記土地要收稅的政策,讓當時居住在農場地上的居民,不敢再行登記土地,甚至政府搬出375減租條例,表示可讓居民減租繳米,居住土地之上。至此,地主變佃農,私有地變國有地,許家百年開墾的土地,完全落入國家手上。
但是,最悲的情事,還未過去。
1964年,左營區舊聚落加上新眷區,人口激增,需要廣設學校,埤子頭合作農場劃設為校地,建立高雄第八中學,當時居住土地上居民,必須遷離。居民發現至此痛失家園,無處居住,不斷向政府陳情,當年高雄市長陳啟川以居民生活困苦,將規劃學校用地旁的三角畸零地,提供每位居民30坪土地居住生活。
居民為了興學,讓地區子女能夠就讀,許嘉來家族和許多居民不再堅持,紛紛搬到蓮池潭畔,緊鄰學校的土地,一住半世紀。當地居民表示,過去最早是農地,大家搭建簡易房屋居住,過著半工半農生活,後來城市發展,家庭成員增加,開始建設樓房,形成現今的樣貌。居民從墾地到無家,深感政府佔地之惡,50多年以來,居住政府提供土地,心裡一直不安,一直希望價購,能夠擁有自己土地。
但是最後的希望,還是破滅!
2011年,前身為高雄第八中學的左營國中,突然向許嘉來等居民,提出侵佔校地官司,居民多數被告。居民還不知為何居住半世紀,為何一夕之間被告,直到2013年高雄市府提出「舊左營國中及衛福部南部兒童之家都市計劃變更案」,才發現家園將要變樂園。
原來,當初埤仔頭合作農場大徵地,一部份土地蓋了第八中學,後來變為左營國中,2007年左營國中遷校,留下2公頃的校地,原本計畫在學校用地上興建南部兒童之家,但是兒童之家最後改建到楠梓。於是,高雄市府重新規劃,舊左營國中重做都市計畫,將學校用地變更為觀光用地,並且招商興建觀光飯店,學校旁居民居住的區域,規劃為公園,於是以侵佔校地名義,控告許嘉來等當地居民,要求拆屋還地。
許嘉來等30多戶居民,得知內情,簡直快氣炸!
當初家族土地,先被日本人強徵未果,後被國民政府騙走,居民為了興學,搬離家園,窩居在政府提供的土地,現今又被告被趕,僅是為了蓋飯店搞觀光。許嘉來憤怒著,當初居民土地以興學的名義強收,其間多少土地被變更地目賣出,建起豪宅大樓,原地主卻是克難的生活著,早已心生不服。現今更荒謬是,左營國中都遷走,學校用地要變更為觀光用地,政府有臉用「收回校地」為名,繼續迫遷居民。
2013年自救會成立,許嘉來擔任會長,他不斷陳情,表達居民悲苦,他說一百年的辛酸,政府不能給錢趕人走。他說,「阮這是多歹命?日本欺負到民國,甚至民進黨攏來鬥一腳!」
整個舊左營國中舊住戶徵收迫遷案,無異徵收最極之惡,為了興學的原始徵收目的,現今學校都已搬遷,地目都將變更,學校都要變飯店,為何還能以返還校地為名,持續徵收迫遷!以公共建設為名,毀家徵地,現今公共建設都沒了,還是要迫遷吞地,蓮池潭畔舊居民,難道百年來,就是受人欺,致死不休!
2016年,高雄大溝頂、果菜市場、拉瓦克等幾件陳年徵收迫遷案,面臨強拆,引發社會關注,許嘉來會長知道其他迫遷團體的處境,開始串聯,相互幫忙,他開始前往各抗爭場合幫忙,甚至台中黎明幼兒園面臨迫遷強拆,也連夜前往參加守夜。
許多抗爭場合,許嘉來會長都是和妻子一起前往,覺得夫妻感情好,但是一次見面,才知會長已重病,月前開完刀不久,再上街頭,已經是拿命出來拼。家人、鄰居要他保重,他卻是嚥不下這口氣,不肯停歇,直說「不能讓政府這麼橫!」
117日,許嘉來會長過世,徵收迫遷仍未終止!記得在去年九月,高雄市府通知前來土地查估,許嘉來會長身著「陳菊鴨霸」的白T恤,戴著鴨舌帽,如同台灣老派紳士,站在大街上,等待查估人員。當時他說,「甘可以,把阮這的代誌,講互社會知影!」
是的!說了。許嘉來歸家來~~
在年前,以會長之逝,悲傷的書寫,高雄百年的迫遷輓歌!
圖一、過世的許嘉來會長,一如老派紳士戴著鴨舌帽,不斷為迫遷抗爭。
圖二、蓮池潭下方,受迫遷的舊左營國中住戶。

圖三、百年來,居民不斷受到迫遷之害。

分類

未分类

標籤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