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觀看文章

【丹頂鶴。野狗。人—一個保育永續的課題】(2008)

丹頂鶴怕野狗嗎?

不會的!依照動物的強弱邏輯,大型身軀的丹頂鶴,根本不會把小野狗看在眼裡。

幾張當時照片,說明一切。


在丹頂鶴剛來的時刻,附近野狗就曾經前來察看,但是丹丁鶴早已發現野狗出沒。


接續一隻成鶴,走近田埂,藏身在田埂下方。


其餘三隻鶴張翅鳴叫。


忽然之間,隱身田埂下方的成鶴,張翅躍上田埂,嚇到野夠轉身逃跑。


丹頂鶴怕野狗嗎?照片說明一切。


野狗嚇不到丹頂鶴,但是人會。



丹頂鶴留在濕地的期間,人類的惡意或善意行動,常常造成丹頂鶴的驚擾,包括捕狗隊的清潔人員逼近濕地,拍照者或觀看者的喧嘩,或者好心先生進入棲地餵食飼料,當然也包括過年期間,一些青少年到附近放鞭炮,造成更大的驚擾。

人類的干擾壓力,始終是動物驚嚇的來源。

但是丹頂鶴離去,其實沒什麼好悲傷,依照物種習性,牠們原本不該到台灣渡冬,來到台灣渡過冬天,時候到了就應該北返,讓成鶴可以再生一窩小寶貝,亞成鶴也可以跟著其他鶴群,學習跳跳鶴舞,尋找自己一生的伴侶。

鶴走!好事一樁,只不過大家關心,牠們是不是吃飽才上路,有體力飛過千里汪洋,回到自己的故鄉。

丹頂鶴離去,剩下的濕地問題才真正惱人,如果周錫瑋縣長說話算數,濕地上的道路就不應該再興建,那麼如何在當地農民的生存權益,以及社會大眾期待自然保育之間,找到一條平衡線。

丹頂鶴走,濕地上留下一堆抗議布條,一樣的老問題,如果要把任何人的私人土地,拿出做保育公益,強制劃設保護區,我想大部分人都是相同心理,憤怒,外加抗議,甚至把氣出到要保護的物種身上,七股黑面鷿鷺濕地、福寶水鳥濕地、新竹客雅溪口濕地、金山清水濕地…………等等,都是一樣的老問題,物種保護與人類利益的永衡衝突。

濕地的面貌,除了避免道路或是建地的開發,其實不一定需要強制劃設保護區,反而可以在農民種植的習慣上,加以改變,形成一種有機自然的種植,或許人類與動物之間,能夠維持一種和諧。

以金山濕地為例,農民種植水稻或茭白筍,農地環境多為水生環境,加上部分形成的自然草澤區,濕地的基本環境已經存在,問題是農民使用除草劑及農藥,消滅的雜草,可能就包含水生植物,至於農藥讓昆蟲、蛙類消失,鳥類缺乏食物,就不會前來。這近十年,清水濕地上的農地,大多數呈現休耕或廢耕,農藥使用少,昆蟲生、瓦類來,禽鳥自然又回來。

如果能輔導農民,轉做有機耕作,成為大台北地區有機農作的來源,甚至接合金山的觀光熱,發展泡溫泉休閒、吃有機的金山健康行,金山農民其實可以不必只盼著土地重劃賣地賺錢,讓時代子女都能在家鄉生存。春夏種作物,到了寒冷冬季,不利作物生長,就把農地借給候鳥,讓牠們稱為冬季的主角,吸引賞鳥人潮,當地居民可以作點觀光小生意。

丹頂鶴一趟渡冬Long Stay,展現賞鳥人潮的實力,或許今年冬天牠們不會再來,但是誰曉得那種珍禽,又會降落在這個台灣最北端的濕地,引爆又一波的人潮,縱使缺乏珍禽,但是濕地保護良好,也是營造萬鳥聚集的生態美景,金山人有這塊濕地是福氣,就看如何思考,如何利用。

丹頂鶴走了!彷彿一個故事結束,但是實際上,人間的爭執才正要開始,縣長的許諾、居民的猶疑、社會的期待,交織一塊濕地的命運。

讓清水濕地成為保育的典範,縣長的話言猶在耳,但是濕地一旦失去丹頂鶴的加持,會是怎樣的明天,值得細細玩味,更值得持續關心。

分類

未分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