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觀看文章

●烏干達天空下《WAR DANCE》●(2008)

一部好的記錄片,讓人尊敬,因為他開啟了一扇窗,並讓一切有了意義。

觀看范恩夫婦(Sean Fine & Andrea Nix Fine) 製作的烏干達天空下《WAR DANCE》記錄片,心中十分感動,因為他們細膩捕捉到孩童的心靈,讓人看見童稚眼中的戰火世界。

記錄片的拍攝地點,位於烏干達北部的帕東哥,那是叛軍出沒頻繁的地區,為了安全,居民集中到帕東哥保護營,一個營區擠滿五萬人民,其中三萬多位青少年,親人遭到殺害。導演在這個地區,以多明尼克、蘿絲與南西三位十三、四歲的青少年為主角,敘述這群學生前往首都坎帕拉參加全國音樂比賽的故事。



當然,如果只是一個悲苦青少年,奮發向上取得勝利的勵志故事,那麼整部片子只會讓人振奮,卻是失去深度。但是導演利用比賽的主軸,加入孩童們在悲苦身世中,如何看待這場比賽,或者如何面對這場陰暗人生中的一絲陽光,於是整部片子動人起來。

為了呈現不同主角的身世,導演進行訪談,但是對於孩童們描述的歷史景況,巧妙的以意象場景取代,縱使孩子口中說出的殺害景象駭人,但是未見血腥的畫面,沒有減損沈重傷痛的氣氛,反倒讓人憐憫這些孩子身上發生了什麼?

讓孩子說出屠害的場景,有點殘酷,但是更重要是如何在壓抑的心靈中,找到一條抒解的出路,片中精準的抓到孩子們受創後的心靈,像羅絲父母藏匿她,遭到殺害,她開始畏縮,將一切誤失都認為是自己的過錯。像多明尼克曾經被俘,成為童兵被迫殺人,他始終覺得自己雙手血腥。像南西父親遭到殺害,母親被俘歸來,她始終走不出父親死亡的陰影。

每位孩子有每位孩子的悲傷,他們參加音樂比賽成為一種救贖。

也許,在我們的世界中,一場音樂比賽有何重要,不過就是名次的爭奪,但是不過對於這群保護營的孩子,那不只是一場比賽,而是人生中重要的出口,讓他們在危險的環境中,有個抒解歡笑的空間,也讓他們從小生長在戰火區域,有機會離開到外地經歷。

於是整部片子開始動人,木琴手多明尼哥讓雙手敲奏音樂,招到他的人生寄託,居住阿姨家的羅絲,不顧阿姨的反對,決心參加比賽,走出她的新人生,南西則是在歌聲裡,忘記人生的苦痛。

比賽不再是一場比賽,背後有太多不同的心情。

以音樂舞蹈比賽,作為記錄片主軸,在音樂與畫面上易於表現,但是導演並沒有讓片子成為一部歌舞片,依舊在整個賽程中緊抓孩子們的心思。有趣的是,原本被視為偏遠地區程度不足的孩子,沒有太多緊張,反而表現奇佳,心想也許歷經戰亂親人亡故,比賽的壓力實在不算什麼,只是他們說不出口,卻表現在行為之上。

比賽終了,他們得到傳統戰舞的冠軍,那是他們阿立秋部落的文化驕傲,多明尼克則是贏得最佳木琴手的獎項,獲增一個新木琴,但是全國總冠軍他們並沒取得。

結局有點讓人錯愕,原本是想一如洛基電影,從最悲打到冠軍,於是振奮人心。但是,到了此時澈底了解,這絕對不是一部勵志片,當然記錄片的型式,不容導演安排劇情,編造誰是冠軍,不過導演根本沒打算拍成一部勵志片。

他只是揭露,現實中的悲苦,不可能因為一場比賽完全改善,戰爭的威脅,比賽的失敗,都是這群孩子們必須面對的現實,就像他們舉著傳統舞蹈冠軍搭車歸鄉,但是依舊必須面對戰爭殺戮的未來,這是人生,也是遙遠國度中一群孩童的無奈。

傷心!不是他們未的冠軍,而是在一個多小時的觀影中,導演開了窗,讓我們看見另一個世界,並且讓我們理解,在振奮的歌舞之後,那群孩童的悲傷。

烏干達天空下《WAR DANCE》是一部難得的好片,用孩子的眼,告訴我們另一個世界。相當值得一看!

分類

未分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