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觀看文章

★溪洲部落的迫遷與變遷★(2007)

走進部落裡,有點困惑!

原地居住的意義為何?

當遠從花東遷到西部,為了也是找尋一個好的生活,那麼從溪洲到別處呢?

較好的住居條件,每個人都想追求。我知道,溪洲部落幾十年來,為了生活型態,為了兒女教育,能走的,早已搬走。

這是變遷!人們以一種自願流動的方式,選擇心想的生活方式。

那麼,走不了的呢?



溪洲部落裡的集體焦慮,在於生活能力的不足,一旦被迫離開此處,生活只會更糟,不會更好,甚至失去一個遮風避雨的屋簷。

那麼,溪洲部落的問題,不是表面的住居,而是落回貧富差距的問題。

幾十年的打拼,拼不出生活改善的空間,依舊只能被壓縮在這個河岸邊境。

什麼樣的工作條件,讓原住民在城市中,永遠無法翻身,甚至融不進這個社會,只能圈起部落,緊密相依。

政府的問題,在於無法改善整體環境,降低貧富差距,讓勞工能有較好待遇,改善生活,進行自然的變遷,選擇心想的生活方式。

反倒,在社會流動近乎停滯之時,以迫遷手段,奪走窮困者唯一所有的安身地。

從山上土石流村落、九二一災民組合屋到都市貧困區域,為何居民想走的自然變遷無法出現,卻到最後成為不顧生死的暴力迫遷。

自願與被迫遷居之間,不是施小惠的房舍優惠,而是整體生活條件的協助與改善。

如果,勞工努力工作,有機會拼進河岸景觀豪宅,誰說豐年祭不能在河濱公園舉辦。

離開溪洲部落,我不在乎,溪洲部落提不提供都市原住民的文化想像,我只在乎,當他們被迫離鄉來到西部,能不能自由富足的選擇心想的生活方式。

走進溪洲部落,有點困惑!

困惑的不是溪洲居民現今還過著如此困頓的生活,而是什麼樣的社會,還讓人民依舊如此困頓!

政府說,年底要強制拆遷,難道這是政府唯一解決貧困的方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