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觀看文章

★丹頂鶴long stay–金山濕地的荒謬劇★(2007)

2007年11月26日,金山清水村飛來四隻丹頂鶴,在鳥友大力通報下,突然成為2007年冬季,台灣生態界最夯的盛事。

大家都來看丹頂鶴了!



四隻丹頂鶴,二隻成鳥,二隻亞成鳥,鳥友推斷可能是一個家族。成鳥高約150公分,翼展可達二公尺,全身白底,頭部至頸以及翅膀尾羽是黑色,常常有人誤認收起的尾羽是鳥尾顏色,其實是誤認,最有名的特徵就是頭部紅色單頂。

丹頂鶴,根據wiki說明,原產地在中國、蘇聯的遠東地區及日本,冬天時會往中國東南沿海及長江下游、朝鮮海灣、日本等地過冬,如果更冷會往更南的地方。目前丹頂鶴在全球的數量,一說不到一千隻,一說不到五百隻,已經是被華盛頓公約列入附錄一的瀕危生物,中國也列入國家一級保護動物。

台灣以往並不屬於丹頂鶴的過冬地點,目擊記錄也十分稀少,最著名的一次記錄,就是2004年來到台灣的丹頂鶴阿丹,在田寮洋出現後,引發鳥界熱潮,確沒想到飛到新竹空軍基地,遭到驅離射擊,身中散彈送往台北市立動物園急救,台灣打下國際保護的鳥類,新聞上了國際媒體,讓世界對台灣印象萬分深刻,「再怎麼野蠻,也不該射擊丹頂鶴!」。

至今,阿丹傷癒,卻在野放方式上,大做政治獄,因為就地野放,學者擔心牠無法單飛,倒時又生事,送往中國,卻在護送文件上梗著國名商談不成,於是阿丹一直再等回家的路,最新消息是已經和韓國商談,送往韓國野放,但是小道消息又指出,動物園向農委會申請展示許可,有可能就關在籠子裡當鎮園之寶,阿丹再也回不了家。

阿丹,風波不斷,命運未卜。這次又飛來四隻,看在關心鳥類生態人士眼中,一則喜,一則憂。

喜的是,從阿丹到四鶴家族,鳥界評估有可能是天氣太冷,又可能是中國南方的棲地破壞,甚至也有可能因為颱風的迷航,丹頂鶴開始在台灣出現,丹頂鶴如何來無法確知,但是如果來了住的安全舒服,明年有可能再來,甚至想黑面琵鷺一般,吃好逗相報,於是呼朋引伴,讓台灣成為固定的越冬地點。

稀有鳥類台灣越冬,好處有多少,七股人最知道,不知贏得保育美名,也讓許多不知七股何地的人們,一車車湧入七股賞鳥地,有人有商機,七股人理解生態保護也能成就好生意。

那麼回到丹頂鶴,阿丹被開槍,還被關著來不及回去宣揚「台灣好恐怖!」,至今又有四鶴家族前來long stay,住的喜不喜歡,引響明年的光臨,於是鳥界憂心,四鶴家族在金山會面臨何等招待?

萬人賞鳥,喜歡接近生態,當然是好事一樁,在丹頂鶴家族出沒的草澤地上,吸引許多人前來觀看,專業攝影者相機列陣,每位都想拍出精美照片,好奇者從全台各地慕名而來,其中甚至還有看仙鶴增歲壽的怪怪想法,不過至今大家都還能保持風度,不會進入草澤製造騷擾。

但是仍有少數人士,為了滿足好奇,希望貼身看鶴,順便四鶴家族握手歡迎,當然一下草澤,立即引來眾聲譴責,何必為了私心好奇,傷害鶴族安寧。曾經有一位老先生走上田埂,直直往鶴群走去,大家勸他上來,他抱怨說「只是想近一點看看鳥」,聽了好笑,和阿伯說,第一、你走近,鳥一定飛,不只你看不到大家也看不到,第二、丹頂鶴不是普通鳥,不是走在路上嚇跑就算的麻雀,它受到國際保護,甚至在國內耶生動物保育法十五條中,明訂不能騷擾,牠停在哪,就是不能去嚇牠。所以,阿伯,看鳥是好事,嚇鳥就不好,還會觸法。

人可以說理遷善,但是動物好像就不行,鶴群站立田埂,引來好奇小狗前往挑釁,搭家看著狗兒直趨向前,心想這下完了,鶴群一旦受到驚嚇,可能就飛離台灣,結束越冬long stay計畫,沒想到丹頂鶴巨大的身型,根本沒把小犬放在眼裡,群鶴張翅狂鳴,反倒小狗嚇到拔腿狂奔。

躲過一場場危機,四鶴家族就在田地與草澤間二處覓食,不動時大家賞優美身姿,一飛時立即贏得喝采,大家心裡想,眾人節制賞鳥,學校趁機進行生態教育,金山居民也看人潮買點小吃,甚至溫泉季搭配賞鶴行,一番生態和諧的景致在金山出現。

但是別高興太早,危機總是躲在歡樂背後。

大家賞鳥,這位先生看的不是賞鳥望遠鏡,而是工程用的水平儀,因為丹丁鶴所在的清水草澤,將要開條大馬路。

清水濕地、中角濕地、金山濕地,無論鳥友們如何稱呼,在官方地圖上,它是一塊不存在的濕地,甚至只是農民私有的農地。但是清水濕地,算是北海岸地區最大的濕地,雖然在水圳完成後,已有陸化現象成為草澤,但是它還是台灣最北的濕地,鳥友判斷過境水鳥來台,第一眼的棲息濕地就是這裡,如過安寧好住有食物,就會降落留下,四鶴家族也應該是這個原因留下。

但是這條新路,將從濕地中央一半切過,讓濕地分成二半,破壞廣大濕地的寧靜性,沒人搞懂,就己經有外環四線道的大馬路,為何有要開條新路破壞濕地,難到金山已經繁榮到無地建屋。這條路一旦開成,丹丁鶴就算明年想來,也沒有完整安寧的濕地可供棲息,更重要是,這條新建道路,早就完成土地徵收,工程已經發包出去,開工時間就是這個月,將會開始有機具進入施工。

夠荒謬吧!當大家高興丹頂鶴來台,眾人節制保護丹頂鶴的棲息生存,帶頭破壞的卻是政府,不僅開路破壞棲地,讓台灣最北濕地消失,甚至就在鶴群棲息期間動工開路,那種挖土機趕跑丹頂鶴的新聞,大概又要笑翻國際媒體,「再如何愛開路,也別嚇跑鶴族!」。

看見這塊招牌,有點像金山生態荒謬劇的海報,告誡民眾守法,政府卻是帶頭破壞,沒人知道四鶴家族將會long stay多久?甚至會不會愛上台灣不走?但是政府以開路相待,我曉得,當挖土機巨響聲起,丹頂鶴的身影將會消失天際。

要抗議嗎?鳥友們氣急敗壞,但我想最該抗議的是金山人,就像一位當地老伯說,仙鶴會來,一定是福地,為何要破壞福地,讓金山衰氣。

生態、建設、保育、風水,久待一地看鶴群起落,至今才明白,最精采的不是鶴群身影,而是人世間貪婪無情的荒謬劇。

分類

未分类

標籤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