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觀看文章

◎正名!台灣國或台灣省?◎(2007)

去蔣化和正名運動熱烈展開,說實在的應該大加喝采,終於在這個窮嗑牙的年代,有點正事可幹。

拿那種窮花錢的論述來反對正名,其實無聊透頂,對於絕望的人,最需要的不是麵包,而是願景,那種一早起來世界大變,生活從此幸福的想像。

於是,正名是一種願景,讓人們有活下去的動力。



幾十年來,共生島嶼的命運,其實加深對台灣土地的認同,從中國人到台灣人的認同觀念,微妙的從民族思維移向國族思維,這樣的努力趨同的過程,可以在教育文化的理解深化後,可以在現實命運的無可逃脫下,覺悟沒有誰能夠背棄這塊土地,或是遺忘身邊的友人,共存共榮、相互扶持成為唯一的出路。

這股的趨同動力的來源,不是國家機器,而是民間社會,從婚姻、工作、交友、教育等等錯綜複雜的社會脈絡,連結島嶼上所有的人們,只要社會越是趨向和諧,關係越是相依緊密,思考只會日益趨同,不會越形分歧。這股發自民間的趨同動力,在對外區別上,形成的台灣意識,落實到國族選擇上,統一漸漸不再成為選項,差異在於獨立的型式、時程、方法與契機上,形成不同選擇的政治意識。這種求獨各異的政治意識,時間與策略成為決定國家命運的重要元素,以時間對內溝通,以策略對外談判,讓台灣走向正常的國家,沒有人一心唱衰,期盼失敗,其中存有的差異,還是國家獨立的型式、時程、方法與契機。

這種國族建立的差異,只是一種政治意識的問題,根本無關族群。從血統區分族群身份,不同政治意識,早就無法以族群劃分,就算相同族群的人們,依然有著不同的政治意識,不同的政黨選擇,甚至在南北地域的分界上,根本是一條政客口中的虛妄分界,沒有那一地區只有一種思維,所謂的藍綠本營,只是人數的多與寡,多寡的差距更是互有消長。

對於民間社會,其實真正裂解的危機,不會是政治意識下族群區分,而是生活實景的階級問題,日益加大的階級差異,才是民間社會的衝突來源,民間社會可以從婚姻、工作、交友、教育等等人際網絡,構連群我和諧關係,但是階級的問題,卻是產生於政策的失當或傾斜,讓特權滋生,社會失去公義,人民在不同階級相互憎恨與猜忌,來自階級差異的分裂,才是國家真正的危機。

問題是國家機器,永遠不會正視階級問題,無論統治者本身就是上層階級,或是緊密勾連著上層階級,當不願或無力解決階級問題,最快的方式就是在階級問題裡,製造同一階級的內部矛盾,從工人到中產,從黑手到白領,甚至從小農到公教,從年金到十八%,硬將階級差異扯上族群,再成為政黨的對立選項,讓一個政策成為一種區分敵我的虛假意識,藉以區分形成衝突,階級不斷分裂內耗,忘記國家的失責。

去蔣化和台灣正名,本該是好事一樁,讓趨同的社會,在命運緊密連結後,共同找出一個有關歷史公審或國家獨立的型式、時程、方法與契機,這種政治意識的折衝謀合,其實民間有其內在運行的力量,國家所該進行的是營造對話的契機,甚至更重要是以政策,解決來自階級對抗的分裂危機,避免民間社會開始衝突,反而不利共識的形成。

但是去蔣化與正名,成為一種謀略,無關共識形成,反倒以政治意識的當下表態,分裂民間社會,逃避國家拉近階級差異的責任。

原本去蔣化與正名,甚至二二八,都關乎到轉型正義的問題,不僅是一件平反究責的動作,更應在細膩的操作過程中,揭露一個國家、政權或思維的錯誤,成為一種民主的歷史教育,那不該是單就一個人物、一個政黨的仇恨,而是深刻理解造成這個現象的思維,於是警惕,永不再犯。

但是,整件事成為一種粗糙的操弄,所有該進行的正義轉型,不是按步就班、有所規劃的完成,只是在丟出各式動作後,期待不同政治勢力的反對,再以贊成與反對的抉擇線,迫使人民做出政黨選擇,讓一件抵抗國際勢力、深化民主思維的事物,就成為政黨間召喚選票的角力遊戲。

有趣的是,台灣正名的獨立進程,或是讓蔣介石面對歷史公審,早在疲勞操兵、雷大雨小、一聽再聽的作法下,讓現今面對貧富不均、生活困頓的人民,早就勾不起強烈興趣,甚至還有人以古較今,開始懷念小蔣的的清廉,讓此刻的正名、去蔣行動氣力虛弱,終成權貴者在閨房內的對鏡抹妝,只能美白遮斑,無法光耀門楣,甚至出不了國門。

於是以獨立進程差異,轉做族群區分,在轉做政黨切割的手法,越形模糊失焦。為了提高人民參與,於是讓正名、去中國化、去蔣化,連結到財富重分配的願景,打出清算黨產的全民分享,到積極管理下錢留台灣等等說詞,讓追求公義的事務,有著階級翻身的無限想像。

國家的形成,來自階級的鬥爭,左派的不變真理。但是正名、去中國化、去蔣化,根本未從階級意識出發,讓普羅大眾從正名、去中國化、去蔣化中,理解過去或現在、國際與國內的不同政經殖民勢力,發展出一套反抗策略,創立一個屬於人民的美好國度。反而是在人民內部進行分解,獲取短期腎上腺素噴發的熱情利益,無助人民利益,更讓 日益趨同的獨立共識,或是認錯究責的歷史公義,一夕又成僵局,於是一方做、一方叫,相互裝惺作態一番,政客各自取得所需的政治利益。

這樣的新國,這樣的重審,根本無關正義,無關破除階級藩籬,甚至成為打倒已成過去的稻草人,鞏固現今新生的政商關係,人民一樣沈淪底層。

誰真關心國家願景?誰真追求歷史公義?當現今二黨領袖司法纏身,面對司法扭扭捏捏、不乾不脆,誰又敢理直氣壯的重翻歷史公案,保證一套標準放諸四海?或是保證一個新國不只正名,還能一清過去的貪官污吏!

正名如火如荼進行,二二八今年擴大舉辦,在種種公義議題背後,倒底存有多少真心?

正名、去蔣化的真正問題,不是推行不易,而是玩的太假!太多人需要事件永遠含糊,才能讓假想的敵人永不消失,於是可以廉價的刺激–反應,讓社會在相互撕裂對立中,腦殘地集體遺忘階級的問題。



正名!其實為台灣正名最力的是中國。

當中國老大哥以嚴厲的口吻,字正腔圓地唸出,「警告台灣當局……」,赫然發現中國早就在幫台灣正名,只是這個台灣指稱上是地方省份,不是獨立國家。

那麼,現今台灣搞正名,憲法不修、國號不改,甚至聯合國不進,更扯是一句「正名不必聯想改國號」,那敢情喊了半天,台灣正名只是復省,符合中國的心意,讓台灣中油就像來台改名的台灣青啤,充其量只是三通後的省分交流。

台灣處境艱險,太多事需要時間與策略,如果趕時間、沒策略,總是選前衝殺一番,玩一玩選後就放手。久了,人民冷漠,國際冷淡,路越走越窄,台灣還有多少本錢可玩。

正名,不會像強效威而剛,一夜服用,徹夜翻騰,隔早有頓幸福早餐。

當正名只是在國內換張招牌的自我玩賞,可別將台灣國玩成台灣省,讓已經有著認同的台灣人,改姓換名依舊逃不離帝國與階級的蓋世魔手!

分類

未分类

標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