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觀看文章

■《令人討厭松子的一生(花樣奇緣)》–愛與寂寞的黑色喜劇■(2007.07.28)

一開始的死亡,預告這不是一部幸福的電影。

當松子的姪子,開始整理這位陌生姑姑的遺物,才在不斷的發現中,認識自己親愛的姑姑。

隨著姪子的發現,我們進入松子的世界。

一位困在愛與寂寞的美好心靈。



《令人討厭松子的一生》,港譯《花樣奇緣》,也許少掉討厭二字,較能真切觀看這部笑中帶淚的電影。

電影從一具被發現的屍體開始,五十三歲的松子走完一生,她的姪子心不甘情不願的被交代整理姑姑的遺物,卻在整理的過程中,接觸到姑姑生前的友人,慢慢發現這位晚年落寞形如流浪女的姑姑,一生竟是如此精采,甚至在衰到極致的生命中,依然有著她的純真夢想。

被愛,一直是松子心中的願望,從父親關愛自己體弱的妹妹,勝過松子,松子就一直期待有人能來愛她,從為了討得父親一笑,學會做出鬼臉,到成年時用性或忍受暴力來交換愛情,松子願意用近乎癡傻的愛,去換得別人的愛。

從親情到愛情,松子一直是位情感的奉獻者,縱使她心裡夢想著像一位公主一般,受到別人無盡的寵愛,但是在現實裡完全落空,甚至她付出的愛一一被糟蹋,一一被欺瞞,別人覺得不值,但是她願意為愛進入地獄。

愛,對於松子,像是一種溫暖的依靠,一種困頓人生的肯定,至少有個人能夠相依,不會彼此嫌棄,世界不會太冷。換句話說,縱使二顆孤單的靈魂能夠相守,也能脫離寂寞煉獄的煎熬。

對於一位想被愛或想愛人的人而言,寂寞無異是最深的恐懼。

因為想愛,松子不斷寄盼一個又一個的男人,因為害怕寂寞,松子不斷忍受來自愛情中背叛與暴力的酷刑,松子幾乎沒有自己,她只生存在愛與寂寞的幻影裡,她不願醒,也不想醒。直到,她能愛的,能愛她的,一一遠去,松子開始放逐人生,生命只是在等待消逝的倒數,失去愛,困在寂寞,人生對松子已無意義。

在最後時刻,松子看破,找到愛自己的角度,她可以再重執美髮剪刀,為人生找到出口,不必鎖在寂寞的哀怨裡,但是卻在一場青少年的的暴力惡行裡,她的生命結束。

松子的故事,其實是老掉牙遇人不淑的悲情劇本,縱使放著追愛不悔的毅力,故事還是老掉牙。

但是,電影好看,也就在於電影呈現的手法,不得不推崇從廣告出身,只拍過《下妻物語》的的二片導演中島哲也,用美麗夢幻的外框,去包裝這個悲情故事,讓該是酸到心的老套劇情,成為甜中帶酸的黑色喜劇。

電影以華麗的色彩,極盡唯美的風格,去構築松子經過的世界,每段人生、每個男人,就像一段又一段的刻意營造的廣告小品,串起松子的一生。

在帶有歌舞劇,以及廣告標題的誇張表現手法下,框住觀眾的視角,仿如觀看一個有關夢幻公主的故事,所有華麗奇情的人生遭遇,維持在一種可以歡笑的情境底,誇張的殺人,誇張的家暴,誇張的被甩,誇張的衰到底,讓人在笑裡慢慢摻入淚酸,酸在甜裡更是濃澀滋味,當人們笑著看完整齣戲,才發現已是淚水滿盈。

原來,我們都有愛與寂寞的夢,只是不像松子,傻傻的,真心的,像個落難公主,無論人生現實為何,就算不斷受挫,不斷失敗,還是不斷付出真愛努力追求,即使最卑微、最不堪,也要讓夢在愛裡開花結果。

可以笑松子的不切實際,但是每個人都想當愛情裡的公主或王子,面對現實夢碎,我們卻學會逃避,比松子更困頓的活著。

《令人討厭松子的一生》,是一部好看的電影,縱使以原諒、悔恨作為終結,但是它述說一個人生裡恆久存在的課題—-

在寂寞愛與愛寂寞裡,心魂的選擇位置?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