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觀看文章

★徵收劫後(4)–失信政府的大埔遺恨★(2012)

看見秀春姐和張先生夫妻倆,總在不同徵收區,聲援別人的苦難,掩住自己家園將毀的悲痛,以弱勢者之姿,安慰著弱勢者。

大埔事件至今,在轟動國際,政府顏面盡失,狼狽的開出原屋保留的承諾,卻在世人淡忘之際,失信地挑了四戶惡整,讓張、朱、柯、黃四家人,二年多像驚慌的遊魂,一轉眼就要流離家園。


高舉工業開發的大旗,強行徵收平民百姓的家園,大埔剷田事件,剷到政府灰頭土臉,當時行政院長吳敦義作出「建物保留、農地集中」的宣示,白紙黑字的展現誠意,但是到後來,彭秀春等四戶卻成被刮除的居民,開始面臨無盡的惡整與折騰。

彭秀春等四位居民的家園磨難,已經和工業區開發無關,甚至就是赤裸裸的土地利益,讓四戶位於規劃為住宅區的家庭,受到近乎荒謬的惡整。

細觀每一位被迫害者的個案,無關公益,不成道理,如同政府對人民的挾怨報復,惡整為樂。

第一案的彭秀春和張先生,路口經營藥房,六坪大的房子,為在二條道路的交叉口,原本也是面積寬廣的家園,在政府修路拓寬二度徵收後,房子越拆越小,夫妻倆心想大馬路邊也算交通便利,委屈拆房忍耐著過。沒想到到現今,縣政府卻以道路安全為由,嫌她們家的房子礙路,硬生生的就是要拆除。

那就像讓地拓路便利交通,好人當到底,等到路寬,反過來嫌房子礙路,一股腦全拆除。

問題是,拆了八坪房,也改善不了近乎狹隘夾角的道路,原本道路設計就已出問題,竟然要苦果讓彭秀春一家承擔。甚至到頭來,竟是鄰近住戶嚷著要拆彭秀春家,無顧鄰居情份,逼人絕路。

若是絕情至此,那麼真要改善交通,該是連帶彭秀春屋旁幾戶全拆,徹底讓出道路,大家一起來改善交通。

問題是拆屋誰都不願,何苦不斷相逼,彭秀春和先生二年來備受折磨,身心聚疲,要面對失信的政府,還要忍受無情的鄰人。

第二案的朱樹,問題更是找麻煩的毀人家園,朱家在相交的路口旁,同樣二次徵收,拓寬門外道路,到現今以道路邊修直為理由,硬要打掉朱家門前右邊約一公尺角落,雖然不是整棟拆除,但是房屋一角樑柱被拆,整棟房子如何支撐。

朱家相讓,允諾可拆屋角畸零地,讓地給道路,但是苗栗縣政府仍是執意,一定要分毫不差的拆屋,讓人驚訝全國路霸一堆,隨便放個立地招牌,佔路也不只一公尺,政府從不在乎,也從不見全力改善。但是對朱家,房子興建在先,道路拓寬在後,突出角落根本無礙交通,遮擋路口號誌也能移動改善,卻是什麼都不願作,就是要全力要拆朱家屋角。

朱家阿嬤為了政府惡意拆屋,已經憂鬱過世,但是政府仍然無動於衷,依舊想要拆朱家屋角。朱樹多年奔走、苦苦哀求,只為留住小小屋角,但是政府只顧道路的筆直線條,卻不管人民的家園安危,讓人直呼無情之至!

第三案的柯成福,房屋座落大馬路邊,擺明地價值錢,原本房屋、土地家族共有,一半接受徵收,政府取走,他想留下一半居住,但是政府依舊執意徵收,理由竟是讓土地完整,以利日後銷售。

這種可惡理由,無關工業區開發,誆個為公益徵收居民土地,而是赤裸裸人民土地值錢,以徵收強搶轉交財團販售,說穿就是政府以法令強徵,圖利財團低價取地,高價銷售。

柯成福心有不願,四處陳情,但是貪婪的政府,蠻橫的就是要吞人民財產。

第四案的黃福記面臨的是完整與不完整的爭地問題,黃家家族百年生根大埔地區,完整的家族土地,分房分枝建房居住,沒想到開發一來,劃出的園區要四方完整,就要將黃家切去一角,變的不完整。

更諷刺是黃家有塊完整農地,劃入園區範圍,事後補償竟是交換四處不同地區的畸零農地。,黃家老先生怒罵,那有這種土匪政府,原本家園旁方便耕作的完整農地,竟然變成分散四處的碎裂土地。

政府為了劃出漂亮的方正土地,根本不顧別人家園被切得支離破碎。

大埔四案,說嚴重不嚴重,因為都是根本可以成全人民祈求家園完整的案子,但是卻在政夫一意孤行下,做出利己損人的自私把戲。

這四案,曾經在詹順貴律師奔走下,秉持當時吳敦義院長堅決信誓「建物保留、農地集中」的承諾,大埔案有個無奈中求圓滿的結束。但是沒想到,官昇了,位置變了,連話都可以不信守,隨著時光流逝,縣政府執意徵收拆除,營建署也把院長承諾當空氣,完全不願要求重修設計圖,甚至就在一次次審查會議中,就將大埔四案,仿如惡整懲罰一般,讓他們面臨失去家園的遺恨。

二年多,大埔徵收案從風暴變寂靜,四戶人家在遺忘中備受拖磨,家家仿如土地上的遊魂,一轉眼就可能家園煙滅。

彭秀春和張先生四處到各徵收區聲援,自己家園有難,更知他人痛苦,他們以小小力量,在各地現身,對抗不義的政府,想讓社會瞭解,為何在這個貪婪的年代,小小人民要保住八坪家園,竟是如此困難。

為了開發工業區,強徵民地,釀成風暴,卻在廠商無意進駐下,又成蚊子園區,但是政府卻依舊圈地,玩起專抄住宅地的土地遊戲,以促進工業發展為名,最後竟是滿足建商的開發利益。

大埔徵收劫後,讓人看見的不只是橫暴的剷田奪地,更是荒謬致極的毀人家園,所有人民唯一依存的家園完整,竟然比不過官方堅持的枝枝節節。

無情的政府,可曾想過所有地圖線條上,割裂的人民心傷。失信的政府,可曾想過說過的承諾,已成人民相信存活的懸絲。

政府失信吞四戶,大埔遺恨無品官!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