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觀看文章

★中科四期總檢討—沒有「轉型」問題、只有「重開發」環評★(2012)

中科四期二林園區開發案,在確認投資廠商友達不來後,14日召開總檢討公聽會,由民進黨立委林淑芬擔任主席,邀集在地居民、環保人士,以及國科會、環保署、水利署、農委會等行政單位參與,進行中科四期轉型前的公聽會。


公聽會前,受到中科四期開發影響的地區居民與團體,合組中科四期受害聯盟,如同電影復仇者聯盟般,由當初反中科四期的團體、居民,在中科牛皮吹破之際,重新集結來討回公道。

會議開始,主席林淑芬強調,中科四期已經是空殼園區,都還不知道要放什麼工廠,如同一個不存在的核心,但是諸多供水、輸電等建設,卻以中科為名,持需不斷進行,花費巨額納稅人的錢,因此必須讓社會大眾清楚問題所在。

針對中科轉型,國科會主委朱敬一表示,受到國際面板市場的消退影響,以及國光石化撤案後,大度攔河堰的停建,友達已經表示不會前來設廠,因此計畫將中科四期朝向低耗能、低耗水的工業轉型,並且已將轉型構想呈報院會。

朱敬一說明轉型想法後,接續由國土規劃、溪州用水、污水排放、高壓輸電等議題,分別由專家、居民上台陳述。讓人驚訝,在中科四期未來不明確下,周邊不斷進行的供水、輸電等開發工程,累計金額高達數百億。

台北科技大學廖本全教授從國土規劃角度,表示彰化地區一直是台灣重要的糧食生產區,中科四期轉型,不能只從工業開發角度思考,必須回歸國土計畫,重新思考中科四期的出路。

政治大學杜文苓教授從環評過程,表示中科四期當初在官派環評委員居多數下,有條件通過環評,但是許多爭議並未釐清,造成國科會就拿著一紙開發許可,開始毫無管制的進行開發,現今產生的許多問題,其實都是當初遺留下來的問題,現今希望轉型,同樣還是面對同樣的問題。

面對專家學者與地方居民的指責,國科會主委再度上台,表示自己到任不久,完全是來解決問題,在友達不來投資後,他就具實以報,面對問題。他強調是來「做事」的人,也不是「唯開發派」,不會為了那個產業利益,放在環境利益永續發展之上。針對中科四期的轉型,朱敬一提出轉型四原則「環境保護要顧及、產業發展要顧及、對地方要友善,以及所有園區都要超創新方向發展。」

在眾人指責下,中科局長楊文刻上台發言,表示工業土地依舊有高度需求,並且否認科技園區大量閒置,許多園區都有高出租率,所以中科四期還是會朝低耗能產業發展。針對用水問題,在發生塗改用水年限,造成不實登載的偽造文書罪嫌,楊文科以「資料更新」來說明修改的作為。並且主席林淑芬追問下,才表示一旦用水計畫有改變,將會重作環評差異分析。

公聽會一度重心在探討用水問題上,中科局其實也算計這些周邊開發工程,開發單都不是中科管理局,有爭議也是水利署、台電等單位必須面對,真正擔心的整個中科轉型問題,千萬不要成為箭靶。

但是在環保署上台說明時,彰化環盟施月英提出,如果中科不來,開發標的變更,是否必須重作環評,並且在環評前,必須全面停工。環保署代表才語帶保留的表示,重作環評必須等轉型計畫出爐,才能交由委員會審查決定,停工部分必須看開發許可與實施上內容,有必要作停工部分。

這樣的提問,才是直指中科轉型問題的核心,因為當初為友達量身訂製的環評,一旦友達不來,那來「轉型」問題,任何新引入的產業,都是中科四期的「再開發」,根本必須先全面停工、重作環評。詩人吳晟也以「開車找路」作比喻,表示原有目的地消失,應該是停車問路,那有依舊開著車一直繞,不願停車再找方向。

但是現今,中科局巧妙的以「轉型」,來「延續」中科開發的事實,卻刻意逃避中科在友達不來後,早已宣告終結,任何新計畫都必須視為重啟牌局的「再開發」,根本沒有「轉型」延續的道理。

中科四期的問題,不只周邊供水供電的開發問題,其實到現今中科四期二林園區內,根本不知什麼廠商會進駐,但是基地開發工程依舊在進行,不斷投入建設開發資金,甚至當地居民抱著先開一條20多米道路再說的心態,放任中科局無目標性的大肆開發。

會後,詢問中科局楊文科,國科會以引進高科技產業,設立科學園區,現今友達不來,在中科四期二林園區轉型招商,為了確保基地開發,引入各類產業,這樣不就和縣市開發的「科技工業區」衝突,也有違國科會成立宗旨,無異是國科會「低等化」的開始。楊文科回答,廠商必須有「高度研發」能力,才能進入科學園區。

換言之,在新的「再開發(非轉型)」計畫下,中科必須提出進駐廠商有「高度研發」能力,才有搶地設置科學園區理由,否則都該移往「科技工業區」或「環保工業區」,還給二林農地一個自然的空間。

公聽會結束,主席林淑芬做出七項決議,其中要求「轉型會議」,必須有專家學者、受害地方居民參與,以及「轉型計畫」出爐,必須依照變更幅度,重作環評,並且在「轉型之前」,供水工程先停工,供電工程不商轉。

中科四期已經是大騙局,國科會當然會想持續開發,並且以「轉型」為名,在環評通過下,造成一個「延續求變」的開發方向,但是主管環評的環保署,必須負起責任,在環評標的已經改變下,任何「轉型」都是新的「再開發」,必須依法重作環評,不能以環評結果可延續,可任意套用下,讓中科四期偷渡闖官、起死回生。

中科四期的問題,在於本體的不存,必須集中火力,擊潰空洞的核心,自然就無周邊開發的道理。國科會喊「轉型」,不應受騙跟著轉,應該明確要求「沒有轉型」,只有「再開發」,一切必須歸零重作環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