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觀看文章

◎米礱、米絞、精米機–從稻米產製再思小農生產◎(2012)

安齊寫了一篇「米絞」的好文,讓人想談談稻米產製過程演進,對於小農生產的影響,進而談論消費者「食物主權」的問題。

在近代稻米產製歷史中,可概分為「少量人力」、「大量機器」、以及「代耕自磨」三個不同發展,三個不同發展下,也有不同的時代意義。


「少量人力」的時代

這個時代起源不可考,但是人類已經懂得製作特殊機器,透過人力或獸力、水力,來進行稻米產製。

稻米的產製從收割開始,由人力在田中收割。

收割完的稻米,現場放進打穀機,將穀粒與稻桿分開。

收好的穀粒帶回家中,透過篩選床,進一步將穀粒與碎桿分離,得到更乾淨的穀粒。

接著,透過日曬法,將米粒乾躁。這種日曬法,能夠讓穀粒在脫離稻桿後,繼續依斷時間生長,豐厚穀粒的品質。

穀粒乾躁後,即可放進風鼓機,利用撞擊分開米粒與稻殼,再利用米粒與稻殼的不同比重,透過風吹,吹出稻殼,留下米粒。

最後,透過這種類似石磨原理的竹木製米礱,早期用人力推,後期用牛來拉,進行精米工作,去除麩皮,得到食用的稻米。

找期米礱,精米的程度,利用不同寬度的溝痕,取得不同磨製程度的稻米。

在這個時代,產製過程非常耗費人力,連帶讓農民不敢多種,於是產量稀少,大概磨出的米,都以自家食用與繳交米租為主,很難說上規模經濟。

「大量機器」的時代

1920年代,算是一個重要的分水嶺,原因在於電力的普及,但是可分為前機械與後機械時代。

馬達是個重要發明,結合產製機械的改量,前機械時代的大型米絞出現,將去殼、精米整合在木造傳送線上,重要的演進是馬達一直開,不想以往人力、獸力有限,於是稻米產量提昇。

在當時從私人經營的日產數百噸米絞廠,到農業組合(農會前身)的日產千噸稻米,米絞廠在各地成立。

「大量機械」的時代,重要的變革,就是生產分工,農民免除繁重的產製後端過程,只要專心種田,將收成的稻米,繳交、販賣到米絞廠,於是有時間、體力,種植更大面積的稻米,稻米走上規模經濟之途。

在這個前機械時代,有個特色,就是產製後端由米絞包辦,但是前端種植依舊掌握在農民手中,雖然當時推廣蓬萊米,不過農民保有自己品種,以及更多的獨家密技,生產的稻作,好聽是風味不同,難聽是品質不一。

到了後機械時代的現代碾米廠出現,重大的變革,不只是機械的更精進,更有效率,品質上要求也更高。其實現代碾米廠的機械,和早期米絞的生產流程並無太大差異,差別是電腦溫控、管線密封,以及更精確的精米程度。

高效率的後端產製,連帶開始要求更多的稻米,於是生產的前端也有變革,機械化收割機登場,快速收割,田間收穀,一往一天收割一分地的年代過去,收割機一來,一天收割幾甲地。於是,大農時代來臨,從一分地生一堆人種稻,演變威一個人靠機械搞定幾甲地。

此外,稻米檢驗技速提昇,不只看米裂、品色,已經能精細分析稻米營養成分,逼得稻農乖乖用一定的慣性農法,施肥、灑藥,種植安全、定性的品種。至此,稻農其實已經成為種植工人,已無太多個人風格。

稻米品質的精進,加上運銷管道的通暢,其實消費者並不幸福,因為在產製統一,大量配銷小,沒有太多個人風味的稻米可選擇,看似市場稻米多樣,但是多是品牌多樣,品種卻是極度單一化。

「代耕自磨」的時代

當太統一的時代走久,總有一些反叛會出來。

反叛,不只來自消費者「食物主權」的覺醒,也包含種植者對農技的渴望與驕傲。

有機,打響種植過程的第一槍,無論化肥傷地,農藥傷身,有機稻作的出現,意謂著慣性農法的解離,這樣的解離過程,放棄一切備妥的農業生產配方,意即開始像傳統回歸,農夫開始找門路,學密技,甚至重思遺忘的傳統,開始生產不一樣的稻米。

宜蘭賴青松的穀東米,算是一個時代前驅,他以自然農法技術,種植稻米給特定的股東人群,不必再躋身大眾市場選購只是品牌不一樣的稻米,甚至到後來在農技改變外,開始在品種上也重新育種、選種,成就更不一樣的稻米。

前端的反叛,也擴散到後端的產製,大型碾米廠的統一產製,效率高,相對也限縮多樣化品種的出現,於是從種植到產製開始有了不同思維,走向少量、小型的小農莊園生產。

當然,少量、小型並非重新啟用米絞,在粉塵漫天中含淚製米,而是透過更精進的機具,將生產主權、食物主權交到小農與消費者手上。

在日本,已經有小型精米機,在隔壁商店挑選喜愛的品種稻米,以去殼留麩方式保存,保留較多營養,再依個人口感,前往隔壁投幣操作精米程度。那場景有如重回過去米店時光,內部備有精米機,老闆依客戶喜愛磨米,磨米時間就可以鄉里八卦一番,只是現在換成客人自己磨,磨到成分也沒人管。

在時代演進中,唯物論的說法,機械的改變,會影響社會結構,但是唯心論的談法,卻是思維的轉變,促成機械的運用。

米礱、米絞值得懷念,甚至有更多木石精米的小學問,尚未被研究透澈,但是這些古物終就會成文化景像,因為再發展下去,誰說種稻不能像種豆芽般,在自家窗臺、樓頂進行,食物老是出毒污風暴,只會加速小眾信任制,以及個人全生產的時代來臨。

在台灣,許多農會留有大型木製米絞,現今很多面臨拆除改建的問題,安齊的米絞好文,讓人驚覺保存這些歷史文物,也重思老米廠建構的社會網絡。

分類

農業

標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