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觀看文章

★阿塱壹的悲喜劇—旭海、觀音鼻ㄇ字型保護區的意義★(2012)

「高興一天就好!」,這不是總統勝選的言詞,而是一位老師的真心告白。

在阿塱壹通過劃設自然保留區後,環境團體歡欣鼓舞,認為多年努力沒有白費,但是地方居民卻是火冒三丈,認為屏東縣府、環保團體凌遲居民。

保護阿塱壹,並未因為法律劃定保護區而終結,真正終結之時,在於ㄇ字型的區域,何時能夠成為一個圓。


1月18日,屏東縣政府正式召開阿塱壹自然保護區的審議會,這是在二次暫訂之後,必須進行的最後終結,如果再不正式通過劃設,年後公路總局就會動工。

環境團體知道事情的急迫,在一個月前就發出號召,希望能夠在審議當天,聚集更多民眾到屏東縣府,展現全民保護阿塱壹的決心。

全國設有分會的荒野保護協會展開動員,從台北到台東都有分會到場聲援,彰化環盟也在施月英的專車提供下,集結中部民眾到場聲援。更讓人感動的是,位在南部的地球公民協會、柴山會、高雄鳥會、台南社大、美濃愛鄉協會、社區林業工作室等等環境組織,幾乎全數出動,仿如南部環境團體的大會師。

早上9點環境團體與聲援民眾紛紛到場,現場擠入將近八百多人。在場值勤的警察說,屏東有因為選舉紛爭、群聚民眾前來抗爭,但是為環境來了這麼多人,還是第一次看見,甚至到今天才知道,南部有這麼多環保團體。

齊聚的環保團體,各自製作包護阿塱壹的看版、布條,在現場呈現全國保護阿塱壹的呼聲,屏東環盟洪輝祥老師表示,今天聚集的目的,在展現民意讓審議委員看見,並且將公民意見書送交審議會議,將不進到會場陳述,避免和當地居民發生衝突。

到了十點多,來自牡丹、滿州、恆春、車城的居民,大約五百多人陸續到場,進入審議會場。十點半會議開始,屏東縣副縣長鍾佳濱主持會議,宣布會議採取二階段進行,第一階段由地主陳述意見,因為地方居民的意見,已在說明會中收集整理,成為意見書,今天由審議委員針對劃設區域,聽取相關地主的意見。第二階段就是審議委員的閉門審查,對劃設保護區案,做出最後審查。

第一階段審查會議開始沒多久,就由屏東縣議員潘裕隆、台東縣議員林參天等民代,群聚主席桌前,質疑程序問題,要求審議會停止。潘裕隆議員指控,開路環評通過在先,縣府無權以劃設保護區阻擋開路。林參天指出,地方居民長期發展落後,經濟困頓,子女離鄉,都希望開路帶來轉機,縣府不應剝奪地方居民的希望。

多位牡丹鄉鄉代,提出原基法精神,指責縣府不能任意劃設保護區,侵害部落的權益,並且指出興建台26是核安危機,旭海村民的逃生道路,政府必須顧及人民安全。也有旭海地方居民表示,當初中科院蓋基地,把居民從山上趕下來,到現今又被劃入保護區,根本是欺負居民。

但是,前來的居民並非意見一致,來自牡丹鄉石門村的陳姓居民,在會議開始後就到議場外,表示村中動員前來,不好意思不來,但是個人反對開路,因為台26一旦開通,遊客都會循200縣道,往滿州、墾丁去,不會再走石門、四重溪的路線,所以開路反而不利發展,希望是建立村落的特色,讓遊客願意來玩和居住。

在民代、居民的憤怒發言下,副縣長鍾佳濱依循程序,早上讓地主發言,下午進行閉門審查,前來的民代、居民,為了阻擋審查,一度靜坐封鎖大廳樓梯口,但是縣府已將審查會議移往隔壁的地政大樓,避免審查委員受到干擾。

審查會議進行時,屏科大陳美惠老師等學者,先針對阿塱壹區域的生態調查,提出報告,表示匯集過去資料,以及近期調查所得,發現區域內植物有126科437屬687種管維束植物,其中30種稀有植物當中,有18種僅在恆春半島才有的特有稀有植物,動物則有89科345種動物,其中特有種22種,特有亞種38種,保育類一級4種、保育類二級27種,其中新發現的褐林鴞與麝香貓,都是對環境變化極為敏感的生物,麝香猫在墾丁國家公園已無發現記錄,褐林鴞有少量穩定的族群。

參與審查的委員表示,劃設阿塱壹保護區域,避免開發破壞,有著贊成與反對的激烈聲浪,審查會議必須針對生態調查的精確,以及生態價值的重要,作為審議劃定的依據,許多時間都是在生態資源的重要上,進行詢問與討論。

在劃設區域上,高師大齊士崢老師針對劃設區域進行簡報,提出總面積為800多公頃的ㄇ字型保護區域,在原本的規劃上,計畫完整區塊的保護,但是針對區域內許多地主反對與抗爭,因此以山區、濱海雙核心區,較無爭議的國有林地先行劃設,避免開發破壞,中間多為居民所有的緩衝區塊,則是維持原有低度開發,避開居民擔心劃設保護區,損及自身權益,在溝通推動後,日後再考慮增添劃設。

縣府則針對一旦劃設保護區,停止台26道路開發後,針對協助居民發展的措式,提出私人土地保育行動計畫,以獎勵方式鼓勵居民參與保育,巡守隊、解說員培育計畫,讓居民可以因保育改善經濟,設置緊急醫療站、消防分隊,解決居民的安全疑慮,以及劃設溫泉休閒專區,提供低利代款,讓居民可以走向觀光與保育共存的生活。

最後,在14位出席委員下,13位委員同意,通過「旭海—觀音鼻自然保護區」的劃設案,確保阿塱壹不會遭到開路破壞。

會議後,副縣長鍾佳濱召開說明記者會,表達阿塱壹劃設保護區與開路環評,二者在法律上並不相衝突,開發道路環評,只是針對道路興建的環境評估,被動的審查破壞程度,劃設保護區則是針對整個區域的審查,是主動的評估生態價值。另外,對於停止道路興建,居民的強烈憤怒,縣府提出相關配套,但是坦言沿經費必須分年編列與籌措,希望民間與中央能夠幫助。

在阿塱壹通過保護區後,一位參與保護區規劃的學者表示,一年多以來,一直思考如何創造居民與自然共榮共存的方案,一些能夠實踐的計畫,不斷被討論出來,但是在社區內,支持保護的居民不敢發聲,多數居民受鼓動下,不願聽永續的發展計畫。原本應該有更長的溝通,但是在道路即將興建,通過保護區案擋下開路,或許劃定之後,居民可以靜下心來,聽聽永續發展的想法,一種「培力共管」的保護區模式,居民高度參與的經營與保育。

因此,針對ㄇ字型的區域劃設,參與規劃學者表示,那是一種折衷,留下的空白,在生態上並非完善,而是意味著一種必須努力的空間,因為唯有更多的關心與幫助進入,讓空白處的地主居民願意加入保育之列,創造保育後居民的生計,阿塱壹的保護行動才算美好終結,甚至為台灣各地,開創一個美好的「里山模式」。

阿塱壹保護運動,從2006年屏東環盟發起後,不斷凝聚更大社會關心,但是進入以劃設保護區方向後,成功的關鍵,不再是單純的民間呼聲,而是更多協助居民的規劃,讓屏東縣府願意落實到共榮共生的保護行動上,不至成為只顧生態,不顧居民的另類霸權。

審議完成之後,環境團體高興搶救成功,但是旭海村民更加憤怒,環境的保護,絕非在法令上,設定保護就告勝利終結,就像政治也非一黨勝利,就是國家幸福,如何提昇全民意識,並且在環境共生上,找到居民的共生之道,更是一條長遠的路。

無論「高興一天就好」,或是「還差一哩路」,阿塱壹的保護行動才剛開始,不只物種生存的保育,而是人間生存的體恤。

分類

開發, 海岸

標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