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觀看文章

★肯定不會愛妳之惡整五溝水★(2012)

天生麗質,百年守護,台灣好不容易有個五溝水,大武山下一個自然湧泉的水岸聚落,太多美麗的可能,應該在這裡發生。

但是,奇怪的開發思維,一吋吋折磨這個純情空間,讓社區走向消亡,最後來上一刀,要將最美的野溪,挖岸砍樹的澈底剖開!

不愛,所以惡整,把一個水岸社區,毀到不成人形,甚至輕易遺忘,曾經的幸福期待。

惡整五溝水,台灣正在發生的事,那個政府大人肯定是不愛河水又青了!


故事,一切先從日本談起。

愛水,日本第一。

全世界,所有古老聚落,都是依水而生。在日本許多城鎮,總是畢恭畢敬的將城鎮的舊水道圖,視為城市之寶,要後代記住城鎮發展的源起。

到了高度工業化之後,透過複雜的供水設施,人們離河岸漸遠,但是為了讓人們知道水的珍貴,日本推出「名水百選」,針對優良的水源源頭,評出高下,讓各地都想辦法保護水源,擠進名水之列。

所以,列為名水百選,地方出名,就算俗到不行,也要建神舍,立牌樓,大肆宣揚,以示恭敬。

町並有名水,簡直是天賜福氣,於是修復河岸渠道,維護水岸社區,在河道、圳道旁栽種大樹,開始發展觀光,吸引無數遊客。

甚至,聚落內複製的占卦的機械人形,展示的重點,是在架子下方,利用溝渠水力,推動木構機械人形來動作,賞水、玩水,日本算是箇中高手。

水是日本觀光的重要原素,無論是社區中的古老圳道,或是野地上自然溪流,越自然越賺錢,成為愛水日本的鐵律。高度工業化後,日本已有省思,對於留存的水岸空間極力保存,無論沼澤、濕地、水圳、河道,都依循自然,保留傳統,打造一處又一處的水岸社區,重現傳統生活風貌。

日本愛水,造就的結果,不談傍水觀光賺大錢,就算維繫生態、生活,也讓當地居民生活愜意。

台灣呢?仿如與水有仇!

屏東縣萬巒鄉五溝水社區,是一個自然湧泉的名水聚落。遠方大武山的天雨好水,穿過屏東平原的卵礫石層,就在五溝水北方湧出,形成泉水窟溪。水量之大,讓數百年前的客家族群在此落腳,開闢圳道形成聚落。水量之好,不僅提供良田的生產用水,居民的生活用水,甚至魚鳥昆蟲的生態之水,也是自然豐美。

水在五溝水,不只是生存資源,更是體現人水自然共生和諧的水環境哲學。

在五溝水內,劉氏宗祠門前水圳的玉帶水,展現水帶財富的風水觀。

劉家夥房的水車渠道,展現早期運用水利的先民智慧。

甚至,傳統房舍屋後的親水臺階,成為取水、洗衣、釣魚、戲水的生活空間。

在人類運用空間之外,更多的渠道、野溪,成為水草、昆蟲、鳥類、魚類、螺類等生物的生存棲地,專研水域生態的邱郁文老師等人,甚至在五溝水發現許多珍貴螺類,以及罕見的水草族群,讓這個獨立的湧泉水域,成為保存生態的基因庫。

但是,同樣面對發展的變遷,自來水的供應,農業的衰退,五溝水密佈的渠道空間,漸漸被遺忘,甚至成為排水溝,家庭污水注入其中。

水質的污染,讓名水蒙羞,但是存在的河道、圳道空間,都讓這個湧泉濕地,保有恢復原貌的機會。

可是期待的希望,卻被水泥化工程,一段段的毀滅。

五溝水密佈的水網渠道,匯流佳平溪,再注入東港溪,其中五溝水伯公廟旁的一公里野溪河段,形成一個低窪的濕地,濕地中自然堤岸的野溪,算是五溝水水網中,最富生態的區域。

2006年,伯公廟旁的河岸,因為興建200公尺的水泥化堤岸,施工時的粗暴,將土石倒入溪床,掩蓋水域生態,作為工程車施工便道,完工後將原有自然土堤,變成水泥堤岸,對於昆蟲生物,無異是水泥懸崖,甚至在夏季成為高熱地獄。

保持五溝水的自然風貌,讓許多愛水的人發出沉痛呼籲。

2008年,五溝水成為文資法下,第一個指定的歷史聚落,開始修繕五溝水的歷史空間,尋找五溝水的新生命。

但是保存的思維,依舊停留在建物修復,景觀維護之上,沒有深刻落實到體現台灣最美水岸聚落的思維上,甚至將村外野溪、濕地,視為無用荒地,不在保存保護之列。

八八風災後,泰武部落永久屋興建於新赤農場上,原本這座農場就是一個滯洪區,現今蓋上永久屋,就規劃新赤排洪計畫,規劃將洪水,由新赤農場引流經過萬金社區,再通過五溝水,最後將野溪拓寬到十八米河道,疏洪注入佳平溪,再流入東港溪。

野溪拓寬十八米,開挖水草遍生的河床,破壞大樹林立的河岸,無異將五溝水最重要的自然生態區域波壞殆盡,甚至讓原本一望無際的河岸森林生態系,變成水泥化的人工景觀。

不斷為五溝水請命的朱玉璽老師,數度在工程說明會上,直指開發計劃的錯誤。他表示,地區滯洪,在地減災,已是數次天災後的環境思考。那有作為滯洪區的新赤農場填平開發,將無處可滯洪的洪水,一路帶往萬金社區、五溝水社區,再快速流入東港溪,一路製造更大災情。因為引流的洪水,穿越社區,一旦水量過大,簡直是引大水直沖社區,這些大水一旦快速住入東港溪,下游的東港鎮,在上游無法滯洪,分散洪水水量,到時東港就成水患災區。

朱玉璽老師提出,最好的方式是保持新赤農場的滯洪功能,以及在五溝水野溪段的濕地區域,以政府補貼方式,讓地主保留濕地滯洪功能,如此一來,大水能在新赤農場、五溝水濕地滯洪消洪,在地區就進行減災工作,不必將大水快速引入東港溪,加重主河道的疏洪負擔。

但是,推動計畫的屏東縣水利處,聽不進保存濕地生態又能滯洪減災的雙全計畫,堅持排水疏洪,工程發包後,過年隨時動工。更諷刺是,縣政府推動的這套新赤排洪計畫,排洪路線必須分段,目前經費只能整建上游新赤滯洪池,以及下游五溝水野溪拓寬,中游的萬金社區排水道根本還無經費徵收土地、興建水道,做半套的工程,讓新赤大水直沖萬金、五溝水社區的危機,永遠存在。

一個荒謬的工程,毀掉自然珍貴的野溪,破滅一個河岸聚落的美好。

回頭看看日本,愛水如命,當名水湧出,眾多的保護、經營,因應而生,視為社區的資產,生態的命脈,任意波壞更動,都是眾聲反對。

家有珍寶,視為蔽蓆,完整的自然湧泉水網社區,在台灣已不多見,政府卻是不懂珍惜,讓太多美麗的可能,斷送在怪手的肆虐中。

肯定不會愛妳的惡整五溝水,就知道政府大人根本不愛河水又青!

一起搶救五溝水吧!因為有人陪, 自然濕地不再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