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觀看文章

◎省事成災—都更系統的全面崩潰◎ (2012)

一個城市當然需要更新,但是全然委由建商進行更新,在商業的貪婪慾念下,一場巨災終於來臨。


【起】

台灣的都市更新由營建署負責,但是在國家財政缺乏,或是寧可把錢投資工業區闢建,不願改善都市生活空間的種種原因下,營建署想出妙招,將都更推行委由民間進行,透過容積率的獎勵,誘使建商願意投入更新改建。

營建署的打的算盤是,建商更新區域,不只蓋大樓,還要負擔起公共區域的設計建設,這塊原本應由政府負擔的公共建設,在容積奬勵之下,轉為賺錢建商負擔,於是國家省下大筆支出,才會有營建署在答詢時,表示為國家省下二兆的話語。

營建署的推估,全台30年以上屋齡的房子,高達3百多萬,一旦推動更新,以30年為期,相關產業利益高搭7兆台幣。於是,將都市更新視為產業,在國家省錢推動更新,又能創造產業利益下,火速推動。

【承】

國家有了計劃,接下來就是推行,其間「財團法人都市更新研究發展基金會」、「社團法人台灣都市再生學會」二個機構,扮演橋樑角色,擔任政府與建商之間的謀合角色。

營建署分別在2008、2009年與二個機溝簽約,「借重其專業技術及經驗,提供符合市場需求之更新開發建議、更新規劃、輔導及訓練之技術服務,以及成立都市更新專業整合機構」,「成立都市更新專業整合機構,協助政府建立公、私部門意見整合平台,進行居民更新意願之整合,預計 2 年內完成 40 處優先更新單元整合作業。」

其實二個機構扮演教育訓練,甚至推動講座、教育訓練,推廣都更計劃中所宣稱,「推動都市更新,採生態城市規劃及綠建築設計,全面進行老舊住宅重建及整建維護,不僅符合世界推動節能減碳之環保趨勢,提升國人居住環境品質。」對於都市更新也是一大助益。

但是二個機構,不會只扮演教育訓練、溝通協調的角色,甚至積極參與都市更新工作。以社團法人台灣都市再生學會為例,不僅擔任營建署都更計劃總顧問,甚至「附屬研發中心與營建署都市更新之專案管理辦公室協同合作,採行合署辦公之模式,扮演都市更新公、私部門間溝通協商之關鍵媒介,首創開放式運作,建立都市更新事業評估、共同開發及資源共享之整合平台。」

在附屬研究中心,成立『大世紀都市更新整合開發聯盟』,大力推動『都市更新一條龍(UR AIO,All in One)』,聯盟會員多數是建商等建設、開發公司,「以「因案制宜」、「量身訂作」之方式,緊密串聯都市更新事業水平完整整合機制,主動積極協助民間都市更新事業之推動,確保都市更新事業整體效益,期能達到「都市再生」的總體目標。」

從政府到建商,營建署訂了法,地方政府大力配合,學會推動,建商加入,一個由官、學、專、商緊密連結的都更結構形成,展開推動都更的大業。

【轉】

其實政府投過學界、專業界來整合企業界,推動良善的都更理念並沒有錯。但是對於都更建商,他們不是慈善團體,追求的是商業利益,在加入學會參加教育訓練之外,更看重的是溝通、遊說的管道,包括都更區域的劃設,都更專案的進度管制,都更法令的修改,甚至在必要時公權力的介入。

因此面對都更產業,政府與業界的緊密結合,遺忘人民的權利,以「簡化程序及縮短流程修正都市更新條例及相關子法,簡化非必要的流程,並建立標準作業流程(SOP),及限定主管機關各階段審核及代為拆遷期限,並嚴格追蹤控管,以降低執行爭議。」完全向建商傾斜,協助排除投資障礙。

一整個失控的局面產生,建商大肆推動都更,區域全落在地價高、潛力好的地區,如捷運旁、河濱處,甚至熱鬧市集所在,目標和原初營建署、學會設定的一些區域,推動的老舊房舍更新改建,沒有太大關係,甚至一棟棟建起的大樓,也和生態都市、綠建築沒有太多連結。

對於都更建商,始終說不清都更的建築,在區域上有何積極意義,只在新屋可住、老人家有電梯等語彙上改建房子,但是在新建豪宅群中,不斷炒高房價,造成空戶,或投資客進駐,成為房市抄作遊戲,加大財富差距,苦了更多人民。

全面失控的都更,讓營建署、甚至地方政府騎虎難下,因為商業勢力無遠弗屆,當嚐到了都更的甜頭,怎麼會輕易放棄,透過更高層關係的建立,營建署、地方政府,就算想修法採煞車,但是根本連煞車皮都已被拆。

【合】

都更的問題,從早期就被關注,黃瑞茂、丘如華等專家、學者不斷提出建言、思考,希望從舊市區生活機能改造上,進行都市再生的規劃。黃瑞茂老師從寶藏巖、松菸案、廣慈案等,一路盯著國有土地的都市更新事件,丘如華老師從迪化街、湖口老街等區域,一直推動舊市區保護與改造的工作,許多專家學者都想開創台灣都市再生的新思考,不一定全然需要大拆大建,破壞都市原有的紋理。
士林王家成為一個引爆點,建商的蠻橫,政府的介入,讓人看清都更的兇狠性格,甚至開始思考都更到底在為城市營造什麼?

王家拆屋事件,引發社會擔憂,赫然才發現台灣幾個商業大都市,如台北、新北、桃園、新竹、台中、高雄等,規劃的都更案不下上千件,甚至有專業整合公司,隱密進行、個別探詢,在資訊不透明下,一旦整合完成,就計價交給開發建設公司,很可能一不注意,你家就是想王家般的苦命被拆的百分之五。

現今,王家風暴已在都更業界引發切割效應,許多建商都擔心一旦政府收回都更之權,嚐到的甜頭,又從口中挖去,於是偃武息兵,低調觀望,或是進行遊說,希望不要有太大政策轉變。

都市當然有其發展更新的需求,財團也有投資建設功能,但是全然成為財團操控,最壞惡果已經產生。王家掀起的反都更巨浪,目標絕非止於為王家求公道,原地原屋重建,甚至進一步修改強制都更、強制拆除的惡法,而是更高層要求國家收回釋放的權力,必須在國土規劃、都市計畫的大架構下,管控建商進入都更,真正做到在不破壞城市歷史脈絡下,建設生態城市,推動協助原居民生活安居的都市再生。

沒有輕率容易的都更,當要重新創建一座城市,拆除不是唯一之道,政、學、專、商也到國外參訪多地,好的城市有舊地區再生,有標竿建築聳立,每個變動之內都有深刻思維,豈是政府想省事,放任建商財團圈地拆除、改建大樓、毀掉過去、沒有前瞻,拼容積乘以房價的暴利都更。

*紅字部分引自官方文件與學會說明,原文無更動。

http://www.urpmo.org/main.php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