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觀看文章

★為Sra而跳—都蘭鼻的百年孤寂★(2011)

那氣勢是驚人的!

當部落青年不再想聽一些廢言,群起喊著簽!簽!簽!那是一種反叛聲音,反叛窘迫的身分,反叛官方的壓迫,以及反叛一塊母土的孤寂百年。


11月12日,台東都蘭部落的族人,決定爭回祖先的土地,舉辦為Ara(土地)而跳的活動,許多生活外地的青年們,陸續回到家鄉,展現阿美部落年齡階層組織下,高度的分工與團結性格,會場很快的被整理出來。

東管處在今年一月,計畫以BOT方式開發都蘭鼻30公頃土地,重啟中斷的開發計畫,消息不斷擴散,政府應該沒想到會面臨最大反抗,一如搗碎憤怒的蜂窩,最強力的反擊,將在都蘭鼻展開!

下午一點,許多族人身穿禮服,紛紛走進已被層層包圍的都蘭鼻海岸,一如過往的祖先,驕傲的站定在自己的土地上。更多來自各地的朋友,如同接受心魂的
召喚,不約而同來到這片痛土,為決心填上炙熱的氣勢。

在都蘭部落青年洛恩。阿浪宣告下,活動正式展開,部落青年集結到部落頭目與老人家的區域,聆聽訓示與祝福,象徵著部落內部形成共識,隨後就是來自太巴塱、香蘭等部落的結盟儀式,彰顯原住民部落合力禦敵的傳統。

都蘭青年會高語堂嚴正控訴,都蘭鼻的BOT開發案,嚴重侵奪部落的傳統領域,並且斷絕部落的文化之根,甚至違背原基法的精神。他強調,台灣的環境影響評估,常常忽略對當地社群,社會與文化的影響,大型開發計畫更加導致環境生態的改變,政府必須停止開發,歸還土地。

隨後由都蘭部落全體青年,依序列隊跳出護衛舞,將原本的長茅取代為洋傘,以蹲跳高躍的方式,巡護部落的土地,在傳統上具有宣誓土地領域的意義。

在勇士護衛舞之後,恭請部落歷任頭目出席,敘說都蘭部落百年來土地的演變。部落頭目指出,都蘭部落可以在都蘭鼻土地上,可以追溯到270年前,都蘭鼻是都蘭部落的聖地,早期許多族人在此生活,下海捕魚,農耕種田,日本人來到之後驅趕族人,到了國民政府遷台,無視族人經營的合作社,收走最後放牧地,就將都蘭鼻完全收歸國有。

在活動的現場,高高豎起傳統領域的調查地圖,透過耆老的口述,一一找回傳統地名上的位置,以及早期的功用,在地圖上讓人瞭解部落早期的生活面貌,證明傳統領域並非傳說,而是具有真實精確的歷史事實。

部落頭目發言過後,參與會議的都蘭部落原住民立委廖國棟發言,但是一開始指出中華民國在台灣四百年,就是原住的悲滄史,就讓現場許多青年發出噓聲,高聲反駁只有65年,當廖國棟立委書說當年曾參與保護都蘭鼻運動,又遭現場人士質疑廖國棟身為原住民立委,在都蘭BOT開發案中扮演的角色。

現場氣氛開始激憤,許多部落年輕女性,紛紛手持標語,站到發言席後放,以靜默的姿態,表達內心的痛苦,部落男性青年則圍攏在二側,不時發出質疑聲音,許多聲援的朋友,也從棚區走出,圍攏在前方,凝聚出強烈的氣勢。

廖國棟以身為都蘭部落族人,同是又是立委,當然關心部落的發展,強掉開發都蘭鼻,一定會經過部落會議的同意,同時開發計畫,會打造富有部落文化特色的文化園區。最後與會群眾,要求廖國棟以行動展現守護土地心意,簽署停止開發宣言,廖國棟進行簽署。

接續,觀光局組長洪東濤發言,一開始就宣示,所有開發案一定會尊重部落同意,但是必須經過一定民主程序,對於土地爭議,一定會遵守原民會在立法中,未來對土地劃分的規定。簡短發言後,部落青年齊聲高喊簽署,但是洪東濤以條文中,列有廢除東管處,不是他能決定,拒絕簽署,最後在部落強調先簽停止開發下,洪東濤進行簽署。

隨後,原民會代表杜章梅莊進行發言,他表示爭取權益,不該是在這樣的場域,也不是簽署就能解決,強調他在原民會待了十年,聽過更諷刺的話,更不堪入耳的話,但是又能解決什麼,重要是原住民族自治法的立法過程。

但是杜章梅莊的話語,引發現場群眾的怒火,認為原民會根本不捍衛原住民權益,並且輕視部落行動的決心,現場群情激憤,高喊不要再說廢話,馬上進行簽署,杜章梅莊進行簽署,表示站在原住民立場,他絕對簽,但是不要用這種方式,這不是原住民溝通的方式。

最後,參選原住民立委的馬躍出場簽署,並且表達歷任統治者以武力,不斷取走原住民的土地,用他們的法律,說這是一切合法的,他強調一定要改變,如果不改變,公平的不會到來。他表示,原住民必須透過政治參與,來尋求改變,但是必須期待真正和部落站在一起的人,幫助原住民發出聲音。

停止開發的簽署書,在群情激憤中完成,許多嘶喊咆哮,展現長期壓抑下的憤怒,在其他結盟部落帶來泥土,傾倒在都蘭土地,象徵相互支援,也讓人驚覺這些部落土地之上,都有著大大小小的開發案。

在為Sra而跳的活動中,展現部落年輕世代的決心,可以發現在上一代錯綜的人際、家族網絡中,許多事無力公開反抗,但是對於年輕世代,已經不願再等待,在永無至盡的依法行政、私下溝通的模式中,一塊塊土地被侵奪,一處處生態被破壞。

部落青年會形成一股新勢力,他們尊重傳統,更相信維繫部落傳統領域,絕對是義無反顧之時。

部落革命的年代來臨,在充分結軌現代社會的部落青年,全然理解作為部落族人的使命,也充分認知作為國民應有的權力,甚至在善用媒體、活動的力量,已經取得部落發言的途徑,說出自己的話語,為自己的土地而跳。

在這次盛大的行動過後,都蘭BOT應該沈寂,但是不會消失,它將會以隱晦的方式,循著私下溝通、暗中施壓的形式,持續它的開發計謀,都蘭鼻的全然自由,還是一條漫長的路。

行動現場,憤怒的族人,熱情流動在土地之上,唯一沉靜的是紀念陳明才投海的高大木柱,它以一種聳立的姿態,靜觀著土地上的變化,始終想著,這是一個撼人而巧妙的劇作,以生命書寫劇本,在所有人的心靈編排劇情,當不義的開發開啟劇幕,那早已命定的角色,就從四面八方齊聚,不只為了陳明才,更為了都蘭鼻心魂相守的故事,大家都不缺席。

都蘭鼻百年孤寂,它被侵佔,它被羞辱,但是從未被遺忘,當傷害更深,赫然才發現愛得更深。

天佑都蘭鼻,人助都蘭魂。
這些青年們,跳出部落的美好戰役。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