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觀看文章

◎從暗槓到黑箱—誰吞了徵收條例修改草案◎(2011)

11月18日,台灣農村陣線與捍衛農鄉聯盟召開記者會,痛批政府黑箱作業,在上週11日,將有爭議的土地徵收條例修正草案逕付二讀,只留下一些條文內文句的修改,交付朝野協商。

這個偷跑動作,引發農民團體高度不滿,認為政院版土地徵收條例修改草案,完全背離民間的期待,許多條文仍需進行增列修正,但是未經充分討論逕付二讀,無異完全忽視民間的聲音。


台北大學副教授廖本全指出,今年七月農民上凱道前,行政院長吳敦義曾表示,會在七月之後,找時間與農民團體「華山論劍」,討論土徵條例修該正。但是,未有討論就急就章逕付二讀,農陣特地召開記者會,諷刺失信的院長,那一場說好的「華山論劍」呢?

農陣詹順貴律師近兩年帶領法農小組,研擬民間版土徵條列修改,朝向「強化徵收案公益性與必要性」、「促進人民參與」、「完全補償」的修改方向。詹順貴批評政院版的修正草案,徵收的公益性,成為一種空泛的宣示,就連保護特定農業區條文,後面也加上一堆但書,在「政院核定」、「國家重大建設」條件下,都可開發優良農地。此外,民間版要求徵收前舉辦具有約束力的聽證會,政院版也是僅止修改為參考性質的公聽會,完全不符民間期待。

在整個政院版修正挑例中,最被強調市價徵收,但是農陣強調重點不該只是徵收價格,而是徵收的合理性。

這份修改二十項條文的政院版修改草案,其實在黑箱闖關之前,就已經被暗槓條文。

幾年來,農村反土地徵收運動,形成的巨大民怨,直接衝擊政權,逼得行政院不進行修法,在內政部地政司主導修法下,委由中國地政研究所邀請學者進行修法討論,在數次會議不斷研擬修正草案,修改方向幾乎是整個條例重新翻修,絕對不只二十項條文。

其中,在修改草案的章節上,都建議參照日本的「土地收用法」,放入「徵收事業之準備」、「事業申請與認定」、「裁決」等,在徵收前製作徵收計劃書,先行討論發動徵收合理性的條文。

甚至在徵收法律依據上,都提出參酌日本、德國的土地徵收法,對於私人土地,必須明列徵收之法源,無法源不得徵收,不該以現今抽象的事業別,就作為徵收的依據。甚至在徵收價格上,不只是「市價徵收」,而是援引日本的「協議價購」,視土地所有權人不同狀況,個別進行協議價購。

整個修法方向,幾乎是大篇幅修正,新修正條文高達七十五條,仿如修定新的土徵條例,縱使條文內容進步性不如民間版本,但是在修法態度上,可以查覺到修正草案中,大量參酌民間版,限制國家任意發動土地徵收的態度。

但是,這份修正草案,在定稿送入內政部,再交由院會通過送出後,僅然從研修中的大幅修正,變成小修20條文,其中徵收發動與依據的修改條文,完全消失不見。

從大破大立到小修門面,消失的修改條文,倒底是誰從中暗槓,讓原本「有所悔悟」的土徵法修正,變成表面功夫。

這也是農陣記者會中批評,選前拿修法當幌子來製造政績,毫無解決問題之誠意。

一旦政院版修法三讀通過,不能再徵收源頭防堵,加上市價徵收條款,爆增的土地利益,無異是將城市都更的亂象,延續到農村之內。因為將會有更多貪圖徵收利益的三教九流,提前進入徵收農村大肆搶購收地,甚至對於反對徵收阻礙利益者,開始進行暴力脅迫,讓市價徵收成為轉手利益,讓農村陷入黑色危機。

面對下個月可能又會黑箱三讀,修法通過,農陣要求一、逐條討論土徵條例草案,並持續公開聽取民間意見。二、要求政府立即正視土徵制度的源頭問題,在草案中確實建立公益性、必要性評估制度與具體標準。三、在符合民間期待的土徵條例草案通過前,應立即停止一切有爭議性的徵收案。

面對這種先暗槓、後黑箱的吸星修法,躲在深宮不敢出面「華山論劍」,也只能再靠台灣農村的各門各派,改日武林同盟會師出陣,找找那愛講江湖的不群高官,仔細論賤劍一番,看是要農民亡,還是要政權倒。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