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觀看文章

★想到就拿走–「農人我要」的土地徵收★(2011)

七月十六日重返凱道在即,台灣農村陣線、環境法律人協會等團體展開一系列下鄉說明會,透過和各徵收區居民的互動,了解各地區的徵收現況,也讓各地區居民,清楚為何走上街頭,討回屬於自己的權益。

在七月四日進行台中場說明會,上午前往台中烏日溪南徵收區,下午轉往台中文山工業區的寶山徵收區,分別在二個地點舉辦說明會。


說明會中,環境法律人協會詹順貴律師說明土地徵收法修改現況,表示土地徵收法下,以「公共利益」進行徵收的發動機制,一直有嚴重的問題。他表示,許多先進國家,早就不會為「經濟開發」的目的,採行徵收手段,反而土地徵收是利用在「規劃生態保育區」,以及醫院、學校等有助居民的「公共設施」。

反觀台灣,十年來土地徵收如火如荼進行,從農村的土地徵收,到城市的都市更新,無論建造工業區、觀光區,或改建新大樓,都是透過行政手段,強取人民家園、土地,然後轉交財團開發使用,名目上以「公共利益、促進繁榮」為名,但是實際上是「財團利益、炒地繁榮」,以徵收區居民的血淚,厚實政商之間的奸笑。

台中烏日溪南地區,徵收面積達四百多公頃,徵收的理由相當諷刺,原因為了讓農業區內,到處非法設立的工廠合法化,於是以徵收方式設立特定工業區。那景況彷如有人侵入家園,政府不制裁非法侵入者,反而是將原地主趕跑,讓侵入者合法化。

烏日溪南地區的徵收問題,顯露台灣工業化失控的現象,長期以來太多工廠侵入農地,政府始終漠視不處理,於是一件件污染問題發生,等到爛瘡惡化無力救治,最後竟是犧牲農民權益,徵收土地轉成工業區。

對於烏日溪南居民,相當不公道,在會中居民痛訴,幾十年來家園農地一再被徵收,為農地重劃,為道路開發,政府愛徵收就徵收,家園像切豆腐般,一塊塊被取走,到了現今為了讓工廠合法化,竟然乾脆一次全部取走。

放眼烏日溪南地區,農地裡交雜著工廠,農民必須在污染裡小心耕作,現今面臨徵收,居民相當悲憤。溪南自救會總幹事吳榮津表示,真沒看過一個徵收區,拆了農民家園、毀了農地,竟然工廠完全保留不動,那就像處罰好學生,讓不守規矩的壞學生獲得獎勵。

另外,台中南屯寶山地區規劃開發文山工業區,位於大肚山台地上,開發面積達190多公頃,計劃徵收區域內道路旁的農地、民宅。

文山工業區早期規劃是台中工業區第四期範圍,1991年報編工業區,開始土地開發的命運,台中市府不斷想開發這塊地區,從一般工業區到環保工業區,甚至中科衛星園區,幾乎是找到機會就想開發,但是2000年及2006年都曾因徵收不易,計畫暫停,維持農業區使用,甚至在2008年,因為精密機械園區二期開發,擔心排擠效應,開發計劃暫停。

根據統計,到現今中部地區陷入工業園區開發熱潮,以大台中地區為例,已開發或規劃開發範圍,包括精密機械園區二期開發面積36公頃,烏日產業發展特定區400多公頃、神岡豐洲科技工業園區170公頃、清水科技工業園區300公頃,台中經貿工業園區32公頃、藍海工業區68公頃、中科后里基地246公頃,新增工業區開發面積已超過1200多公頃。

如果再將苗栗(銅鑼科學園區350公頃、崎頂科技園區120多公頃、造橋智慧園區270多公頃)、雲林(虎尾基地96公頃)、嘉義(大埔美工業區439多公頃)、彰化(二林機械園區1100公頃、中科四期園區887公頃)的工業區開發加入,台灣中部工業區開發至少超過4600多公頃,這已經不包括已經擋下來的後龍科技園區300多公頃,以及國光石化所在的8900公頃大城海埔地工業區。

各縣市拼業績式的大量工業區開發,己經造成排擠效應,連帶的也形成更多工業區土地閒置,政府總是以投資意願,作為工業區需求的藉口,但是實際進駐、營運使用率,依舊相當偏低,甚至部分工業區,淪為土地交易,承租承購不蓋工廠,就等著轉手低買高賣賺一筆。以台中標榜的精密機械園區一期為例,號稱土地完銷供不應求,進駐廠商90餘家,但是從2006年園區完工,提供廠商進駐設廠,至今僅有30餘家工廠完成設廠量產,多數購地未設廠量產,完全不如宣傳所言的「一片榮景,廠商急著找地設廠生產」。

規劃開發的文山工業區,位在台中工業區與精密機械園區之間,在工業區高消售低生產下,又成為另一塊開發土地,並且規劃為高污染的甲種工業區。但是計畫開發區域內,散佈著少數農地,絕大面積是相思樹與樟樹構成的雜木林地,部分地區已成自然森林,擁有豐富的動物生態,在台中市府標榜大度山科技走廊,不斷開發大度山台地,這裡幾乎已成大度山台地最後的綠地,一旦工業區開發破壞自然,也讓台中西屯、南屯區,全面成為工業重鎮,缺乏自然的生態空間。

更讓居民氣憤是,開發自然林地與農地,還將寶山里一帶納入徵收範圍,這些鄰近道路的社區,有著較高的房價,不僅徵收價格不合市價,甚至未來採取配地,也是分到工業區內偏遠的位置。當地居民痛訴,十多年來,工業區開發走走停停,根本不知政府規劃為何?還有新住戶聽信不會開發,高價買下房舍,馬上面臨低價土地徵收,一下子就賠近千萬,一生積蓄全數耗盡。

從溪南工業區到文山工業區,相同的問題都是政府放縱工業,一切苦果又農業來承受,甚至為了不端開發,一再動用徵收,那種想要就拿走的心態,簡直是把人民土地予取予求,當成「農人我要」權力遊戲,完全不顧被徵收者的痛苦感受。

從優良農地到農工交雜的市郊區域,再到都市老舊區域的都更,區域徵收已成最大的惡法,它不是改善原居住民的生活困境,而是剝奪唯一擁有的土地,轉交財團謀利,這種徵收人民財產,創造財團利益的法律,無異是最違反人權的惡法。

7月16、17日,人民重返凱道,就是要保護農業資源,反對徵收惡法,許多面臨徵收苦痛的人民都會上街,也需要更多關心的朋友到場相挺,因為惡法不止,永遠沒有人知道,那天就得面臨徵收,幸福變得一無所有。

「重返凱道」一起上街,對予取予求的徵收政府,大聲喊出「官人,我不要!」。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