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觀看文章

◎石化帝國下的奧茲維辛–囚徒鄉鎮裡的毒氣室◎(2010)

鐵血拼經濟,可以要人們不吃,不吃海裡污染的魚,也可以要人們不喝,不喝被工業搶光的水。

但是官啊!拼起經濟,如何要人們如何不呼吸,尤其在難以離開的家園裡,面對著一根根危害生命的巨大煙囪。

那是會致命的!當一份份報告揭示出來的毒性數據,就像奧茲維辛集中營裡,被迫害的尤太民族,查覺毒氣室裡的駭人秘密。


那是會致命的!所有胸前繡著藍色十字星的囚徒,無力逃脫集中營的鐵籬。在台灣的西部濱海鄉村,看見相似的囚徒,因為經濟困頓無力遠離,只能看著巨大的駭人煙囪,一根根聳立起來,然後生命開始倒數。

海上的漁民,穿梭迷霧般的灰色海面,教室的學生,嗅著突現的刺鼻空氣,更恐怖是街道上居住的人們,在無色無味的懸浮粒子中,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用力呼吸。人們,生病了!罹癌了!腐敗了!在哀怨無助的悲傷裡,一切終結。

如何逃離!沒錢到外地買房子。如何逃離!不忍讓剛成家的子女多了負擔。如何逃離!生活幾十年的海,還有耕作幾十年的田,如何一夕放棄。如何逃離!當污染作賤土地,想變賣遠走,再也無人問津。

囚徒,被綑綁在土地上、煙囪底,形如台灣的奧茲維辛!石化帝國的鐵血功績。

曾經以淨化為名,那些鐵血十字軍團,囚禁殺害了人們,取走身上的金飾,拔掉口中的金牙,在離毒氣室好遠的安全官廳,高聲揚起華格納的美妙樂音。

那麼以經濟為名呢?劃下石化特區,囚禁離不開的人們,建起一根根駭人煙囪,經濟建立在居民生命之上,所有利益外送安全區域的官商手裡,留下污染毒害居民承受,那舉止可比拔金牙的血手,高尚多少?

紛紛擾擾,爭些什麼?當所有數據顯示危機,當已經建起的煙囪,證明危害實際發生,還在爭些什麼?

就像「沒有我,妳會死」的荒謬廣告,仿如半世紀前的集中營宣傳,「如果沒有帝國!你們怎麼獲得幸福?」

我們不需要石化帝國,更不需要官商以經濟為名,綑綁一個又一個鄉鎮,毀壞一片又一片的自然,建起現代集中營,然後讓所有原本美麗的事物與生命,一一消逝。

要爭的事物,人們只是要片潔淨的土地,讓未來有所可能。甚至卑微的請求,留下潔淨的空氣,讓生命能夠呼吸存活。

但是,誰在強建奧茲維辛?

巨大的煙囪,彷如現代的毒氣室,以促進經濟為名,築起了濱海的悲傷集中營。

悲傷的囚徒,無奈的生存著,當老人生病了,孩子嘔吐了!他們永遠不清楚,在駭人煙霧裡,誰會是受害的下一個?

「帝國給你們幸福!」拿著牙膏刷著剛拔下的閃亮金牙,那些帝國首領,滿心歡喜計算著幸福經濟。

是的!「沒有帝國,沒有毒氣!」奧茲維辛的毒氣室倖存者,永遠記憶著曾經的謊言!

1936年,帝國舉辦大遊行,成千上萬民眾,歡呼帝國創造盛世,但是遠方波蘭奧茲維辛集中營,逃不了的囚徒,一一在毒氣室裡消失生命。

奧茲維辛,永不該被提起的驚懼,但是在台灣濱海,聳立一根根駭人煙囪,綑綁著無力逃脫的居民。我想起奧茲維辛,那帝國霸權的殘害生命。

可恨!誰以經濟的聖名,在石化帝國裡,建立現代毒氣室的奧茲維辛。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