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觀看文章

⊕樂生。深層崩壞⊕(2010)

沈寂好久的樂生,再度來到台北市政府前抗議,為了家園,為了新莊。

因為,捷運新莊線機廠段工程,如火如荼趕工進行,工程的進度,舊院區的院民們,從牆上的裂縫就看得見。

裂越多,工程進行越快,直到位於山坡最上端的怡園,開始也出現裂縫,院民們知道不能再沈默。


不能再沈默,是因為工程造成的破壞,不是邊坡上那些爹不疼娘不愛的歷史房舍,一間間走向裂解命運,而是整個院區可能開始滑動,樂生院有一天會到平地。

套句最近的時髦用語,深層崩壞,樂生的深層崩壞!

這算很新的說法嗎?不!大地工程專家王偉民在2007年,就已經提出質疑,從地質鑽探問題,提出嚴重警告。

他表示,樂生院區所在的丹鳳山,坡面地層由礫石層與碎岩板塊所構成,早期造山運動讓碎岩板塊逆衝到礫石層上,碎岩板塊與礫石層間,有一道約一公尺的斷層泥,於是泥封礫石層頂端,上方又有碎岩版塊壓著,大自然用壓力鍋蓋的型式,巧妙的封住礫石層間的高壓地下水。

但是,捷運工程打開這個大自然的禁錮,挖掉的坡腳,不只讓坡頂上的建築,在邊坡上土崩撕裂,位於坡緣的天主堂、七星舍、行政大樓等房舍,牆面及地面都出現裂縫。

更驚聳是位於院區最後方山頂處的怡園,牆壁上也開始出現裂縫。王偉民表示,這意味著整個碎岩版塊可能開始位移,不再只是坡緣部分崩落的問題。

他以圖解說明最壞狀況,當挖掉高達八層樓的坡腳,築起擋土牆,再以岩錨固定,岩錨深度只釘在碎岩斷層上,對於因為坡腳毀壞開始滑動的碎岩板塊,根本失去沒有作用力,就像把船綁在浮木上,想要固定船舶。

如果工程持續進行,又無法制止板塊滑動,整個坡面滑落下來,不只樂生院全毀,就連下方的路軌與機廠也難以倖免。

然而,這還不是最糟結果,最糟是一旦像鍋蓋的碎岩板塊滑落,像地下水庫的礫石層,高壓地下水就像解開禁錮,伴著沖碎的礫石層,形成土石流開始流出,到時迴龍一帶水患泥害,災害會有多大,沒人評估過。

地板巨量滑落,土石流崩現,樂生的深層崩壞。

面對受置疑的捷運局,無法否認風險的存在,但是他們依舊不太搭理,還是相信工程能夠克服問題,甚至在危險現象環生後,只想邊做邊修,一切依照工程進度。

樂生地質有危機,說了幾年,從捷運局懷疑理論、懷疑跡證,到懷疑專家身份,王偉民像說真話的工程界叛徒,怎麼把不能說的秘密,清晰明瞭說個徹底。

王偉民擔心,不停工,不全面檢討,不願回填土石,重新變更設計,危險的不只樂生院,還有新莊迴龍地區,甚至撐到完工使用,哪一天就像北二高走山,在載滿乘客的急駛捷運前,最壞的情形發生。

到時別推天災,雨量過大,誰挖了坡腳,誰不顧警告,甚至誰刻意忽視,歷史都有記錄,就算改朝換代,就算調職退休,都該追討責任。

一切不用擔心,工程單位如是說。但矛盾諷刺的是,要院民不用擔心,卻要院民屋損時準備搬遷,不是不用擔心嗎?

樂生院從全區保留,分段通車,一樣一樣爭,當時一樣一樣說院民、學者、環境團體鬼扯,結果不會倒的台南舍倒了,不該裂的七星舍裂了,甚至不會通的分段通車也可以通了,說人扯謊,結果時間證明,最會扯謊的是政府。

到現今,蓋在工程最外圍,坡頂上的怡園都出現拉扯裂縫,天都在警告了!人還強撐什麼?

樂生,一個夠悲苦的地方,早期成為醫療實驗場,現今成為文資爭奪地,不希望未來山腳下一堆人,看著崩塌,又是當成深層崩塌的教學園區。

記住!如有災難發生,開始敘述要說:「這不是天災,因為捷運局強行施工……」

到市府抗議,官樣的照稿讀文,說的人不負責,該負責的不說,專業分工的切割,氣不過的學生衝到門前拍打玻璃,急壞一下調不起人手的警察,荒謬的氣氛中抗爭結束,雨中台北又過了一天。

院民們拖著老邁的身軀,回去看裂縫賭風險,生命一天天過。對於這群歷史欠他們太多的老人,他們在守候什麼?餘生的家園?文化的資產?遲來的正義?還是一個極度荒謬的人世見證?

樂生。深層崩壞。崩壞的不只山坡的土石,還有人間的公理正義。

分類

開發, 文資

標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